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短篇架空】单箭头心事

单箭头心事 
By 谙银笙 
1
张起灵知道吴邪1-1,1-3,2-1,2-4*的课是和他在一个班里的,吴邪的数学跳了一级,正在学预微积分,考试每次都是九十分上下。他上体育课的时候最怕跑4 laps*,戴耳机听歌的时候比不戴跑得快十几秒,每次跑完都会做同一个动作放松——手撑着膝盖俯下身,大口大口地喘气,胸脯起伏得厉害,满头大汗的样子像是一只小狗吐着舌头。很多人都会直接摊在地上,那是对心肺功能不好的,但吴邪从来不会那样,偶尔那个跟他关系很好的胖子累得坐到地上时,吴邪还会把他拉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吼:“你丫跑完步别坐着,起来走走!” 
  吴邪跟他在同班一起上课很久了,但几乎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偶尔不经意地对视,也会迅速别开眼神,有几次吴邪偷看他被抓包,手足无措的样子特别可爱,要是配上头发翘起的那撮儿呆毛就更好了。 
  这是张起灵今天第三次由于想起吴邪而在课堂上走神。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面前的三孔夹摊开来,抬头看白板。 
  吴邪啊,那是一个很美好的人。 

2
  张起灵的皮肤一直都很白,秋冬天常在大衣里穿一件蓝色的连帽衫,吴邪猜想他应该是懒得挑衣服。他的虹膜是深棕色近似于黑的,仔细在灯光下才能看出颜色,他一直觉得张起灵的眼睛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谁也无法看透其中的奥秘。 
  张起灵这个人是面瘫,话很少,偶有回答的时候也是言简意赅,从来不说多余的废话。他一直想上前搭个讪,认识一下,却因为缺乏勇气而作罢。有的时候吴邪会出神地盯着张起灵的侧脸发呆,无数次在心里感叹—— 
  真他娘的帅啊。 
  印象最深的是张起灵上体育课的样子,无论是什么项目对他来说都不成问题,长跑完其他人都是一副要死要活气喘吁吁的样子,但他连呼吸都不曾紊乱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捋一捋头发,仰头灌下一口水。脖颈的线条特别漂亮,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一上一下,显得特别性感。 
  成绩在国外一向是学生的隐私,老师贴成绩的时候从来不把名字放上去,都是写的学生号,防止被认出是谁。至于张起灵的学生号,吴邪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他的学生卡之后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每次看成绩都会“顺便”看一下对方的,并且默默在心里感叹学霸伤不起。 
  吴邪他暗恋张起灵很久了。 

3
  张起灵在学生会干事竞选的时候看到了吴邪的名字,海报上的照片跟真人差不多,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配上那个大大的阳光的笑容很好看。宣传语也是简洁明了,不同于大多数当地人用的是名字的韵脚,别出心裁地做成了提问框的形式。他的演讲张起灵全程都听了下来,带着一点点南方人软糯咬字的英语口音好听得不行。说到尾音是s的单词和ð声开头的单词连在一起,吴邪发ð音时舌头会从两排牙齿间露出一点,样子和声音都可爱得紧。 
  给吴邪投票之后顺便去说一句也是可以的吧? 

4
  他演讲的时候张起灵全程都在,吴邪讲得意外的顺利,连一个口误都没有。投票当天下午的课上张起灵告诉他,学生会竞选给他投了票。 
  吴邪后来高兴了一整天,还请胖子吃了顿饭。 

5
  中午到了饭点,吴邪一如既往地跟胖子一块去食堂,张起灵就跟在他后面,隔了两个人。看着前面晃动着毛茸茸的栗色发顶,他觉得心情很好。 
  下楼梯的时候人多了起来,不知道谁推了前面的人一把,大概只是想要打闹,那个人却一个没站稳撞到了吴邪身上。偏巧吴邪正好走到了楼层拐角处,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了二楼的楼梯门框上。 
  那个门框是金属制的,平日里推门的时候看重量就知道有多厚实,这么一撞起码也得起个包,弄不好还要磕破额头。张起灵三步两步拨开人群走过去,一旁的胖子手忙脚乱地一手扶着吴邪一手找餐巾纸,他赶忙扶住吴邪要查看伤势。 
  捂住额头的那只清秀的手已经是一片红,血还在不断地顺着吴邪面颊往下淌,他整个人都站不稳地歪在张起灵身上,在一片嘈杂声中小声叫着疼。张起灵登时脸就沉了下来,接过胖子的餐巾纸小心地一边擦吴邪脸上的血迹一边扶着人往楼下走——急得都忘记了有电梯这码事。周围人纷纷自动让开一条通道,大概是因为张起灵身上的冷气太重,整个楼梯间的温度都像是在骤降一般。 
  这样的伤势自然是要送医院了,救护车不一会儿就鸣笛赶来,张起灵对准备放下来的小楼梯视而不见,背着吴邪就直接窜了上去。跟在后面的胖子嚷嚷着“等等我我得送天真去医院——”也想上来,他皱眉甩下一句“帮我和吴邪请假”就示意护士关了车门。 

6
  吴邪全程的意识都是半飘忽半清楚,他看见张起灵上前要扶住他的那一刻大脑就已经当机了,迟钝得连满手是血都顾不上。医生处理了伤口之后他额头就给绑了一圈绷带,再写几个字“奋发图强”就能拿去当考前动员用了。他倒是对于“张起灵全程陪同”这件事比较耿耿于怀,大脑一直都不在正常状态运行,坐救护车回校的时候脑子一热就表了个白——反正医护人员全都不懂中文。然而话一说出来吴邪就后悔了,这算是个什么时间地点?这会儿他头上还绑着若干圈白纱布,人还坐在救护车里呢。要是张起灵拒绝了会不会直接从救护车上跳下去,或者把他推下去?无论哪种情况好像看起来都不怎么美妙啊…… 
  所以张起灵笑起来的时候吴邪整个人,又,当机了。 
  屮艸芔茻这个闷油瓶子笑起来好好看啊怎么办小爷要被扳弯了啊! 
  诶,等等,我本来就是弯的……不对不对重点错!这算是同意了还是不同意啊?闷大爷你给个准信啊我kao! 
  这么一想,现在给小哥卖个萌道歉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来得及吗…… 

7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吴邪居然在回校的路上跟他表白了。先前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一直以为自己大概就只会一辈子默默暗恋最多得个朋友的名号,没有想到居然…… 
  张起灵生平第一次这么想笑,快乐的那种。 
  所以他也这么做了。 
  吴邪一愣还歪头卖了个萌的反应真的很可爱,以至于张起灵再一次想笑并且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伸手捏了捏那张脸。 
  软软的手感挺好,呲牙咧嘴的样子特别蠢萌。以后可以多捏捏吧? 
  光是想想整个人都能愉悦起来了。 
  “嗯,我也是。” 

8
  后来吴邪一整下午都跟踩在云上一样飘忽着,绑个窜天猴大概就能上天了。回校的时候已经要放学了两人饭都没吃,见了胖子报个平安之后,吴邪干脆就被某只闷油瓶子拐带回了家,顺带尝了一下他的手艺——好吃得要泪流满面啊……所以学校里那些生活九级残废的传言究竟是哪儿来的?我吴邪分分钟削死你们这些嫉妒的人好吗?我家小哥厨艺这么好岂是你们能玷污的? 
  至于吃完饭后吴邪是怎么被张起灵打包到床上当成晚饭,又是怎么被盖上“张起灵独有”的印戳一辈子也没能摘下来,就是后话了。 
——End—— 



*1: 以上数字均为两天轮换制课表的课时,[1-3为Day 1第三节]这样 
*2: 4 laps按长度计算是1600m,学校惯用的长跑测试距离。

奇数小哥视角 偶数大邪视角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