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鹿犬】非典型性失眠

  当初百粉的时候 @大难不死的德古拉哈哈 的点梗,拖了这么久良心有点不安,偏题了良心更不安啊2333 原先的梗是“詹姆追莉莉或者跟莉莉在一起了,小天狼星吃醋”,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给我搞成了这个样子也是蛮偏题的哈哈哈哈。小伙伴不要嫌弃呀wwww

  好久没产鹿犬了有点手生地恐慌,粉上少天之后话越来越多我也很无奈啊。有点虐的题硬生生被我搞成了小甜饼,事实上只要不用英文写我一般都是HE最高的立场,偶尔虐一虐总是不尽人意就安详地放弃吧。所以我那个请假条究竟有什么用呢【托腮】灵感来了挡不住啊。

  一个小天失眠的小故事,甜饼一发。虽然加了蛮多私设和过量的ooc,但是甜度应该还算充足,各位食用愉快。

——————————————————————————————

  小天狼星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詹姆沉睡的侧脸。天地良心,梅林在上,自从搬来詹姆家后,他从来没有失眠得这么彻底过。每天总有无数的乐子消磨的少年人的精力,每晚两人总是争先恐后地往大床上扑,抱着枕头和被子滚来滚去的幼稚行为随即进化成为一场枕头大战,直到波特夫人佯装生气地进来喝止两人才双双消停下来往自己的被窝里钻。最近波特夫妇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更是方便了两个掠夺者不分昼夜的“作恶”,挑灯夜战捉迷藏把家里搞得一团糟之类的小把戏更是层出不穷。按理说每天都是累且充实的,可小天狼星今天意外失眠了。

  可能是因为两人的关系才刚刚步入磨合期的缘故——前段时间的告白可以说是来得猝不及防了,索性把关系说开的二人毫无一点自觉地在放假前几天彻底闪瞎了莱姆斯和彼得的眼睛,纷纷叫嚣着暑假绝不再见这俩家伙一次——说得好像今早被邀请来打魁地奇的不是他们一样。更加幸运的是波特夫妇意外地开明,在旁敲侧击中察觉出这一事的他们不仅没有半分反对,反而欣喜地接纳了小天狼星,俨然视其如己出,似乎面临着被冷落处境的詹姆更是满脸哭笑不得。

  小天狼星早就在脑海里数了成百上千只金色飞贼和一大堆的尖头叉子了,然而睡意这种东西就跟打人柳的脾气一样,来的时机完全不讲什么道理。他不由地想起早上的魁地奇,天知道詹姆为什么要邀请莉莉来……偏偏是莉莉。

  这下小天狼星的睡意算是彻底无影无踪了。说实话他不止一次地羡慕嫉妒过莉莉,在跟詹姆在一起之前他曾经无数次将这个漂亮又聪慧的女巫当作自己的头号情敌,毕竟詹姆早在三年级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向他们三个掠夺者表达过对其的好感,然而之后总因为莉莉若即若离的冷淡而无疾而终了,詹姆唯一的成就也不过是约她去了一次霍格莫德,在聊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第无数次表白依旧被拒。据当时在场跟踪的彼得跟踪报道,莉莉几乎是没多久就离开了。那段时间的詹姆心情尤其低落,连魁地奇都差点提不起他的兴趣。

  小天狼星对詹姆的感情开始变质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对梅林发誓——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那段时间看着詹姆兴致勃勃的状态自己的心也死了七八分,和漂亮姑娘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理应是詹姆的归宿,而不是跟自己这个出身于黑魔法家族的叛逆大少爷成天一同出入。他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离开了詹姆会成为什么样子,这根本是一个太过可怕的假设——谁都知道他俩的默契度堪称灵魂伴侣。可是,可是……对詹姆存的心思,纵使旁人怎么也看不穿,小天狼星的内心明晰得像面厄里斯魔镜。这样下去对詹姆也不会有几分好处,反而是拖累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他甚至都已经决心放手了,在詹姆约莉莉去霍格莫德那天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然而彼得带来的消息却带给了他无尽的希望。

  这个存着别样心思的少年一面为自己的想法而愧疚着,一面又禁不住地暗喜起来。他当然希望詹姆能够幸福,可是他何尝又不希望自己能够达成心愿呢?直到詹姆主动表白的五年级,小天狼星还在这两种想法中纠结,就被直球砸了个猝不及防。就算被砸了个懵他也怎么可能不同意,只是莉莉这根刺大概还是横亘在两人之间——小天狼星比谁都清楚。何况今天詹姆又主动邀请了她来打魁地奇,虽然四个人确实少了些,但可以邀约的好友明明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莉莉?偏偏是詹姆曾经追求过的莉莉?

  明智如小天狼星自然不会迁怒在这个姑娘身上,他有的只是满腔无奈。不止一次设想过要是自己是个女孩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和詹姆光明正大地牵手拥抱,在每节课上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笑着在他脸颊上印下一个吻?说到底同性的感情就算在他们周围依旧像是某种禁忌,更不用说他那个抱着古旧想法估计能几百年不变的家族,虽然他也不是很在乎家人的看法就是了。只是詹姆,他真的能跟自己过一辈子吗?谁也说不准。哪天就算他再次提起自己喜欢上莉莉了,小天狼星觉得自己大约也不会有多惊讶。这样一个从不甘心随波逐流的、小太阳一样的角色是总能带给大家惊喜的,然而这种严重三分钟热度的趋向——无怪乎他如此担心。

  这种不安全感总是隐隐约约地困扰着他,说是自卑也不确切了,像小天狼星这样自信的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妄自菲薄的。大抵是过分在乎的情深意切,恨不得把对方放在最靠近心口的口袋里,无时无刻不牵挂着。过量的爱情不是件坏事,仅仅是让人变得也不那么理智了而已。对于小天狼星来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太多了果然感觉自己神经质。少年在百分之七八十的黑暗里眨了眨眼睛,窗帘浅浅透出一点星光。在这样静谧安好的夜晚里为莉莉的出现而纠结真是一件煞风景的事啊,毕竟失眠的日子不多有,可他还没来得及观察一下詹姆的睡颜是否如同他们曾经打赌里说得那样不堪。小天狼星常常醒得晚一些,要是真错过了格兰芬多追球手躺得四仰八叉的“英姿”大概也是蛮寻常的事,不过自己心里有些好奇罢了。这会儿在感受到枕着的右胳膊几近发麻后他只得无奈地再次翻身——正好对上詹姆堪堪睁开的一双棕色眼眸。

  哦我没有被吓个半死真是万幸。小天狼星满脸冷漠地想着。

  “怎么了大脚板……”詹姆的声音带了几分黏稠感,在这样的场合下倒是让小天狼星偷看未遂还被抓包这件事看起来没那么尴尬——或许本来也不是什么事的。一看就是刚刚睡得正香,意识也还没有完全清醒,这么一想小天狼星也就放宽了心地把身翻完,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开玩笑,要是被这家伙发现自己刚才心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准又是好一通嘲笑。于是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当只鹌鹑,把头往被子里埋埋大概就已经足够无害了。

  还要说点什么的话,他也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戏要做全,眼神要足够给力:“刚刚醒来,姿势有点不舒服就翻了个身,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不是场地限制,小天狼星还可以再来个自己通常做的耸肩,显得更有说服力——他几乎都要为自己的演技鼓起掌来,大半夜失眠这种事情要是詹姆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不对劲来,灵魂伴侣的默契可不是随便说说。这时候只能拜托梅林眷顾一下他的运气,蒙混过关一下了。

  所幸詹姆从来就不是个爱纠结细枝末节的人,尤其是在大半夜还有着强烈睡意的情况下。于是他只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在外边的那只手也伸进被子里来,把小天狼星自然不过地搂进怀里——见鬼,怀里的人感觉有点脸红。这种时候实在是不能说话了,说什么都是煞风景,刚才还在向梅林许愿的人这会儿什么心思都没了,詹姆的手臂环绕着自己腰的触感就足够回味个把小时,缺席已久的困意也终于不甘寂寞地挤了进来,把他的大脑折腾得一片混沌。

  那就什么都不想了吧,这样就挺好的。

  迷迷糊糊之间詹姆说了句晚安,已经闭上眼睛的小天狼星在他怀里勾起嘴角。

——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