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高乔/ABO】Distant Lover 下

//生存综艺设定参考Produce 101,跟先前的Glory 101是同一个背景,但是跟那篇预想的走向不同,可以当作平行世界来看

//英杰的歌词为原创及渣翻

//是《每日与你宇宙的光》的存稿,大概是这个账号近期的最后一次更新

//一万二太长了,我分两篇发


8

  乔一帆之后的生活并不算太糟糕,高英杰搬出去之后他也没有新室友入住,独自霸占二人寝室也乐得清闲。没过多久他就接到了公司让他按演员风格出道的指示,想来也是个意料之中的结果,只是可惜了以前那么多节舞蹈和声乐课。Omega靠之前节目里积攒下的人气顺利拿下了一些MV里的小角色,甚至还有机会成为前辈的伴舞,他渐渐地也习惯了挤在工作人员间扒拉盒饭,或是在镜头后戴着口罩站在原地,出神地观察着拍摄进程。待遇说不上太好,也不算太坏,至少比一成不变的练习生活有趣些。有某次收获了前辈的赞扬,回到公司后第一反应就是给高英杰打电话,不过直到号码拨出了才反应过来——TH这会儿应该上了飞机赶向另一个城市的演唱会,要指望回复是不太可能了。


9

  高英杰把电话打回来是在两天之后。彼时乔一帆刚从练习室回来,他这段时间内停了舞蹈训练,但还会自己溜进舞室练习一阵,冥冥之中总觉得是会派上用场的。屏幕上熟悉的名字亮起来,他瞬间清醒了几分,调整一下呼吸才按下接听,听见久违的声线差点没控制住自己。“一帆?”对面这么问道,“你上次打电话来有事吗?”

  惊喜感像是火焰般被扑灭了。原来他只是回一个未接电话,并不是出于什么私人原因,甚至连惯常的寒暄都已全数略过。乔一帆低下头推开宿舍门,嗯了一声坐回自己床上,当初想要与好友分享的喜悦感随时间推移渐渐变淡,到这一刻他也不知还适不适合说出口,最终选择了另一个无关痛痒的话题。“没什么事了,你最近忙吗?”

  “是有点,我们早上拍完了个广告,这会儿准备去吃饭。”果然,背景里还有嬉闹声。乔一帆隔着电话都能辨别出是周烨柏提高了声音喊着“快到了快到了”,一时不知该回复什么好。久违的回忆瞬间潮水般涌上来,以前他们都还是微草的练习生时常常一起去食堂吃饭,甚至还有几次结伴出公司改善伙食的机会。高英杰记得他爱吃鱼,即使乔一帆不说话,一贯有些腼腆的Alpha都会抢张菜单来跟他一起看,指着有各种鱼的那页跃跃欲试。说不清当时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接受这份好意的,几年前他还没对高英杰生出那么多想法,自然不会太手足无措。要是换了现在……

  “一帆?是不是又开始发呆了啊,今天很累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Alpha果然还是如此善解人意,可他却无法再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温柔。毕竟不是同一个团,高英杰的未来与他的完全是两种过法,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手机的两端,是再也无法修补的天堑。他轻轻叹了口气,安抚了一下有点担心的Alpha,恰好捕捉到对面少年们急着下车的声音。于是——下次再聊吧,乔一帆这样说着,等对方带些歉意地回复了才挂掉电话,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是错觉吗?他们之间……确实疏远了很多。


10

  这两天乔一帆终于接到了换宿舍的指示。其实Omega的东西并不多,除了必要的抑制剂和生活用品之外,最重的东西大概就是那把木吉他了。这是高英杰在两年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乔一帆并不太会弹吉他,好友倒是曾经在公司评测时露过一手,给他加了不少印象分。打那次后他就对吉他起了兴趣,高英杰原本没把吉他放在宿舍,不过乔一帆既然想玩,他也不介意给好友尝试一下。Omega常常是在晚饭后的休息时间里央求他教自己弹吉他,高英杰有时来了兴致,还会即兴弹两首自己编的曲子。这么一来二去的,乔一帆也渐渐摸到了些许门道,不过除了简单的旋律外再玩不出什么花样。

  高英杰是最给他捧场的人了,他生日那天收到吉他几乎要兴奋地蹦到天花板上,Alpha用那把吉他给他弹生日歌,书桌上是个小小的蛋糕,烛光摇曳中竟真的有了点生日派对的氛围。乔一帆双手合十许着愿,他在心底想,以后一定要和英杰一起出道啊。

  如今这间双人房要腾出来给另一组练习生,于是他们俩这最后一点回忆也什么都不剩了。乔一帆拎着行李箱带上门时想着,再看了一眼墙上属于他和高英杰的名牌,重重地叹了口气。箱子滚轮的声响在走廊里回荡。

  他远远没有出名到在街上能被人认出的程度,因此戴了口罩也就作罢。他们的城市已经入冬许久,羽绒服抵挡寒意实在有些单薄,视野里是一片白雪皑皑,背上的琴压得他几乎直不起腰来,佝偻着背像刹那间老了好十几岁。乔一帆好不容易才顶着风走到公交站,把背包和琴盒小心地放在长凳上,长出一口气。冷风被挡板隔绝了,但还是冷,凉意无孔不入。这种时候要是手里捧着奶茶应该暖和不少,可惜周围并没有什么店铺,视野里除了拉下的卷帘门外别无他物。大约是店主也急着回家准备过年,小半条街道连一点烟火气息都无。

  如果高英杰在他身边的话,他们应该会拉着手互相取暖,再聊聊最近的趣事。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尽管共同话题不是太多,一开头就再也刹不住了。高英杰的手通常比他暖和些,Omega大多是偏寒体质,他以前还有备过几个暖宝宝,不过自从跟好友同进同出后就几乎没有再用到过。

  乔一帆还没有等到属于他的那班车。


11

  高英杰接过毛巾擦着脖颈,向工作人员鞠了躬才在舞台边缘坐下休息。彩排已进行了将近两小时,饶是习惯练习的他也出了一身汗。刘小别凑过来在他身边坐下,调了调耳返向他伸出一只手。

  “毛巾借我一下。”队内的主rapper这么说道,Alpha依言递了过去,意识到友人似乎还有话要说。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一下。你跟一帆……”

  他忽然感受到一阵颤栗。好久没人在他面前提过这个名字了,上次接受关于一帆的采访还是大半个月前,那位记者大约是他们综艺的粉丝,眼神真诚到让他无法拒绝。这次性质就完全不同,对刘小别的了解让他有些担心下一句的内容,也隐隐有些期待。以高英杰的角度看,这位rapper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大大咧咧,有时比他还要细心。关于他和乔一帆的关系,或许真的看出了什么也说不定。

  刘小别调整了一下坐姿,见高英杰垂眼没看他,心底大概也有了数,但该问的还是得问。“合约里确实没写不允许恋爱,不过你这算是什么情况?”

  高英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个彻底。“不是啊小别哥,”他连忙摆手,“八字没一撇的事。”

  提问的少年笑起来,“你还是希望有一撇的,对吧?”他的口气让高英杰摸不准是什么意思,只好干巴巴地点了头。“现在跟他感觉距离越来越远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怂啊,说实话,我从那节目里就看你们俩关系不一般。”刘小别苦口婆心。“A追O还不容易,你们本来关系也不错,打个电话见个面分分钟搞定的事。”他又若有所思地补充道,“我们现在行程也没满到出不去的程度……哎我说,你要不要找公司申请个假?”

  “这都哪跟哪——请假还是算了吧,”高英杰耸耸肩道,“就是因为本来关系太好,插不进别的什么了。况且就算我有时间……约他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你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啊,我觉得挺好的。又不是冷战了,还是以前该怎样就怎样,至少先维持联系,我觉着一帆迟早要出道,现在不抓紧把握机会,到时候你们都忙了才更麻烦。”

  好像也是。Alpha点点头道了声谢,又听好友补充道:“下个月不是有个颁奖典礼么,一帆要是出道了也能到场的,你该打个电话问问他。”


12

  话是这么说,许久未联系后再拨出那个号码,高英杰不禁也有几分犹豫。幸好铃声响了足够久,久到他组织完语言还顺便整理了个发型——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并不是视频电话。Alpha咳嗽了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想到对面就正好在此刻接了起来。“英杰?你感冒了?”

  这倒是让他开了话匣子。“没事,我就是刚嗓子有点干。”他记起这次电话的主题,照刚才的腹稿问道:“公司有跟你谈未来的发展方向吗?”这算是比较委婉的问法。

  “哦有的,我正想跟你分享一下好消息呢。”Omega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轻快,他的心情也随之雀跃起来,身体前倾着期待接下来的话语。“我大概要以演员身份出道了。”

  高英杰几乎是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他激动地朝手机对面再三确认,什么时候?已经签合约了?有接到什么角色吗?他连珠炮般发问道,甚至比乔一帆本人还要兴奋几分。对面的好友显然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回答完这一长串的问题后还笑了起来。“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啊……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呢。”

  这个想法让高英杰亦是飘飘然,他想起刘小别说过的颁奖典礼,抱着些许希望道:“我听小别哥说,下个月在W市有颁奖典礼,你……”有可能会去吗?他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对面的背景里传来了陌生的声音。那大约是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第二性别是什么还不清楚,总归不是他见过且有印象的人。她似乎问了乔一帆一句什么,就听好友回答知道了,又传来关门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包围了高英杰,他顿时喉咙发紧,想要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却不知该从何开口。那个女孩是谁?室友是不可能了,凭借熟稔的语气判断估计是好友,但微草什么时候招了这个练习生,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乔一帆身边的?一切都是谜。电话那头的好友丝毫未感知到他的焦灼,依旧是温和中带点笑意的语气:“抱歉啊,刚才我隔壁的练习生来通知一下明天的活动。你刚说到颁奖典礼了?”

  “是的,你会去吗?”Alpha只得暂时把疑惑搁置一边,状若无事地答。

  “去啊,刚好是个观摩学习的好机会。你们TH是被提名了最佳新人奖吗?好像还会有舞台,我要不要买个荧光棒给你们打call啊。”

  高英杰顿时有些脸红,他连连摆手才想起对面的人看不见:“一帆你千万别,这样搞得我好紧张……”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见面的机会岂不是摆在眼前,顿时又忍不住要确认一次。“等一下,你真的会去?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拼桌啊,反正都是微草出身,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了……”一不小心还顺便透露了一下真实想法,幸好乔一帆似乎没有太认真思考这句话背后的内容。“我也想拼桌啊,这次公司还会带两个新人去,其中一个就是刚才过来的女生,叫柳非,也是Omega。她过段时间可能也要以演员身份出道,另外的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原来是个Omega。警报解除,高英杰终于得以松口气。“希望能坐一起啊,毕竟我们团也没到一桌的人数。”

  “那——下个月见?”

  “嗯!”


13

  典礼当晚高英杰没有立刻入席,他们的开场表演结束才有找座位的机会,自然也不确定跟自己一桌的除了队友还会有什么人。他跟着引导人员穿过一张张圆桌,跟众多前辈鞠躬打了招呼,转得连自己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总算是找到了他们的座位,面前熟悉的人影让他一口气又差点没喘上来,本着自己是队长的原则首先落座,刚好在乔一帆身边。刘小别紧挨着他坐下,抛来一个不知是调侃还是祝贺的眼神,他也无暇回应了。

  乔一帆的手悄悄伸过来拉住了他的,Omega今晚喷了抑制剂,但曾经给他做过临时标记的高英杰还是闻到了身边的花香。他微红的脸颊在昏暗灯光下看不太真切,不知乔一帆有没有发觉。


14

  介于友情和恋情中的阶段被人称作暧昧期。他们如今的处境就是如此,高英杰隐隐对一帆的态度有所察觉,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好友在半个月前正式出道了,现在应该正拍着某部校园题材连续剧,角色确实也适合他的风格。TH宿舍里的其中一台电视长期被他霸占,在赶活动之余循环播放着每一集,队友大多对他的状况有所察觉,也都默契地装聋作哑了。他们的通话频率从一周一次直线增加,甚至到了每晚都要聊上半个多小时的程度,大多还是些日常琐事,连带着对未来的展望。他用小号刷微博时发现最近增加了不少他们的CP饭,大概是那次颁奖典礼的缘故,虽然拉着的手没被拍到,两人全程的互动还是瞬间圈了不少粉。开什么玩笑,高英杰心说,那次我们已经够收敛了,要是换作以前综艺时期还有睡过一张床呢。

  当然,这等亲密接触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是痴心妄想。Alpha没敢向好友提起微博上CP话题的事,也只是暗暗开始留心在两人约出去吃饭时合照,之后再发微博连带着艾特正主。官方频繁发糖,入坑的自然大有人在,关于他们的同人也迅速占据了高英杰小号的首页,有时候看得深有感触还点个赞。


15

  乔一帆微博的最新状态显示了2分钟前,高英杰拿小号切换了特别关心首页,这条状态便自然地跳了出来。那是张上弦月的照片,一抹冷色就那么突兀地闯入漆黑夜空,自顾自散发光芒。高英杰隐隐觉得那是发给他看的。好友一向习惯给图片配字,这次也不例外。

  “月圆人长久。”乔一帆这么写道,“即使不是满月,也希望你们身边有人相伴呀。”末尾还配了个比心的表情,转发量在他看完的短短一分钟内已经涨上了几百,评论里全是粉丝在晒月亮和送祝福,高英杰也随波逐流地发了句“一帆要天天开心”,随即把电话拨出去。他的通讯录置顶没过三声就接了起来,直到熟悉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了,Alpha还是没组织好语言,只仓促地喉咙里发声应了,嗓音沉闷。“怎么想到打电话来了?”话是这么说,对面的人显然一点也不意外,低低的笑意被送到他耳边。

  高英杰攥着手机的手放松下来,他先是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才不慌不忙地在轻微的电流声中开口。“想你了。”有时候是该坦诚一点。Alpha静静地等待回复,一手按在玻璃窗上,任凉意传递到四肢百骸。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以前的时光片影,像是他们握着手站在舞台上鞠躬,还有窝在属于两人的宿舍里说悄悄话,每一帧都是他。高英杰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想把刚才自己的冲动撤回,可话已经出口,他只能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审判。一帆会笑着避开这个话题吗?只要不是再仔细追问下去就好,他还没有准备表白的勇气,隐隐的又有些期待。

  “嗯,”乔一帆的声音像是从天际传来,轻飘飘落在他耳畔,“其实……我也是。”

  他得到了救赎。


16

  他们都是习惯含蓄的人,但高英杰明显感受到,那次通话后两人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变化。有时乔一帆会带着笑声朝他撒娇,他会试探性地说喜欢。手头刚开始尝试写的一首英文歌总让他想到乔一帆,于是他索性把自己的感情和想法带了进去,创作过程反而得到了不少新突破。那天他鼓起勇气把半完成的词和着曲子弹给队友们听,刘小别满脸的了然于心,打破结束后的沉寂先开口的倒是袁柏清,直截了当得几乎没给他反应余地:“我说英杰啊,你是不是快跟一帆在一起了?”

  有这么明显吗?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主rapper,对方状若无意地别过头去,显然不打算背这个锅。明眼人都听得出歌词的指向性,他捂着脸决定逃避话题,不过袁柏清是个八卦的性子,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算……算是吧……”Alpha在再三催促下决定闪烁其词,队友们却已经起哄开了,属于TH的练习室迅速炸开了锅。“哎没有——不是——”他后知后觉地试图辩解,“我还没有正式告白……”

  “慌什么啊,赶紧上!”“你们俩关系好成那样了迟早要搞一块儿去——”“不就是告白吗,需不需要助攻?”他的声音瞬间被盖过了,高英杰抱着吉他满脸不知所措,还是知情的替他解了围:“按我说,你把这首歌弹给他听,分分钟搞定。”

  也行。Alpha应下了才感觉到迟来的迷茫,为什么这些人比他还要兴奋?


17

  接下来的几天内他把最后一部分歌词改完了,正巧碰上个短假。高英杰联系上微草公司,幸好这段时间一帆也没有行程,刚好适合他回公司见个面。Omega现在分到的是单人宿舍,邀请他进去时高英杰还有几分紧张,一抬头望见墙上自己送的吉他,忽的说不出话来了。乔一帆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意识到Alpha的停顿是为何,急忙要辩解。

  高英杰抢先一步开口了,伸手把吉他从架子上取下来。“你还留着啊,正好,我有一首自己写的新歌想唱给你听。”他在床沿坐下,阳光顺着窗沿爬上他的膝盖,又爬上他怀中的木吉他。过去这一年的时光随着歌曲开始缓缓回放,乔一帆坐在他身边轻轻打着拍子,眼眉低垂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How can I say goodbye to you

我该如何向你道别

It’s too painstaking, don’t be fooled

这过于痛苦

by my distorted smiles ‘cause

请不要被我挣扎出的笑容欺骗

I think about you everyday

其实我每天都在想念你

and you know this feeling like I do

而你亦是如此


The future seemed too bright

未来曾如此明亮

Our views are blurred by the lights

我们被耀眼的灯光迷惑

It’s too good to be true

亦真亦幻

That’s why I’m standing on this podium

我站在了舞台上

with trembling hands and you

双手颤抖

clenched onto that metal chair

而你紧紧抓住身下的金属座椅

without attempting a breakthrough

甚至无法尝试逃脱


How can I say goodbye to you

我该如何向你道别

My heart drops when saying “see you soon”

光是说出再见这句话后我的心跳已经停止

You hugged me with tears shining

你拥抱着我泪水在眼眶里闪耀

I’m about to freak out

我几乎要被他们反复播放的这首歌

by their same old tune

折磨到疯狂


How can I say goodbye to you

我该如何向你道别

If I miss you

如果我想念你

And you love me too

而你也爱我


——END——


其实本来是想生日发出来的,但是那天发生了好多事,之后就从夏令营回来,倒时差什么的折腾了几天,恢复一点了才来得及发。

总之,感谢陪伴。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