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高乔/ABO】Distant Lover 上

//生存综艺设定参考Produce 101,跟先前的Glory 101是同一个背景,但是跟那篇预想的走向不同,可以当作平行世界来看

//是《每日与你宇宙的光》的稿,解--禁了发出来,大概是这个账号近期的最后一次更新

//一万二太长了,我分两篇发


1

  “我可从没说过这种话。”屏幕上的Omega少年眨着眼笑,白色衣襟随风从眼前掠过,浅灰色的书包伴着串卡的窸窣声上下轻微晃动,他随即消失在了镜头的一团模糊里,干净得像是方才那道清风。接下来再没有乔一帆的镜头了,高英杰抬手关掉电视,灌着一口凉茶也不自觉微笑起来。

  他是当下红遍大街小巷的偶像,公司正倾尽全力培养的苗子。王杰希前辈即将退出娱乐圈,微草剩下的担子就全扛在了这个19岁少年的身上,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和之前相比困难很多,也许是团队的重心转移确实潜移默化。前任队长花了不少心思在交接上,这份关爱他要说注意不到实在是太难,受宠若惊的同时也下决心更加努力起来。主唱和队长的位置谁不想要,这两者任选其一都足以让他诚惶诚恐,更不要说这两份责任叠加起来了。高英杰在舞蹈和歌唱方面都有不错的潜力,经过几年在TH团队的锻炼大有长进,甚至已经开始尝试自创作。与温和腼腆的外表相悖,他一旦上了舞台完全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台风大气而霸道,耀眼得无法让人转移视线。

  王杰希评价他是“舞台型选手”,他自己也深以为然。这背后的付出自不必说,从一开始的“缺乏自信”到后来的“没有综艺感”,作为知名前辈的接班人身份招致不少负面评论,媒体似乎对他也格外苛刻些。曾经有场采访,高英杰被问及支撑自己走下去的最大动力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友情。“很多朋友一直在给我加油打气,我很感谢他们。”

  但事实上他最在乎的只有那一位,或者说,友情只是他给自己找的一个幌子。他无法坦荡地只拿这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关系,欲盖弥彰的说辞太多,自己甚至都要被欺骗。谎言重复一千次就会成为现实,仿佛自欺欺人地说着“友情”,那点埋藏在心底的小心思就能被全数遗忘。年轻Alpha头一次对某件事如此犹疑,他明明向来是个行动派的——

  到头来还是绕不开他。


2

  乔一帆跟他曾经同属微草公司,这在粉丝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心疼这个Omega过去的人太多,但高英杰总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尽管他始终在镜头前保持沉默。没有人正面用这个话题刁难过他,自然是托优秀公司的福,可这也让他对乔一帆无话可说。曾经的朋友,媒体吝啬到不肯给予一个“挚友”的名号,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比报道中亲密太多。一A一O的友谊原本应当是个卖点,可他们在节目结束后,公众前的交流实在太少,要挖八卦也找不出几块好材料。即使两人在某次颁奖典礼上交流了一会,镜头捕捉到的也只是几句而已。毕竟在场的重量级人物太多,两个初出茅庐的男生实在搏不到什么眼球,也只有各自当初的粉丝和西皮粉欢天喜地转发着截图和小视频,掀不起半点风浪。

  要说失望,高英杰确实有过这种想法。跟他们拉过CP的人都太多太多,随便上微博搜索光TH队内就轮了个遍,还有把拉郎的魔爪伸向微草其他练习生的。私心作祟,TH未来的队长总会用小号偷偷搜索他和乔一帆的话题,顶着“高乔大旗永不倒”的马甲暗搓搓给剪辑大手们点赞,巴望着这个话题什么时候能热起来。要说为什么是剪辑大手——正主被拍到的互动实在太少,连做个发糖盘点都勉强。综艺时期镜头最多也就那么几个,后期乔一帆被淘汰了,他身边也出现了新的人,要说互动,恐怕再见不到了。

  他们的密切关系被藏在两部一模一样的手机里,除了彼此再无人知晓。


3

  TH是靠生存类综艺选出来的五人团队,前辈们几乎已全数离开,唯一剩下的王杰希也宣布将于明年底退出。目前的队员都是第二季的尖子:用超强语速和舞蹈张力博尽眼球的主rapper刘小别;拥有柔和情歌音色的领唱袁柏清;以流利英语rap著称的次rapper许斌;低音极其稳定的伴唱周烨柏;还有作为未来队长的主唱高英杰。生存性质难免残酷,乔一帆当初与他一同参加了节目,由于Omega的身份受到不少外界非议。娱乐圈里的Omega已经屈指可数,何况是作为偶像出道。高英杰几乎每次分组都跟好友商量选同一首歌,实则是带了点保护意味。他们从未分到同一宿舍,主要也是性别原因。节目里的Omega寥寥无几,在第一轮评定淘汰掉五位之后,乔一帆就成为了剩下的两人之一。在充斥着Alpha信息素的宿舍里实在太过危险,只有高英杰的气味能让他安心,于是他们形影不离。

  原本就是童年一起长大的好友,他们的关系密切到理所当然,实在难以插进点别的什么,高英杰充满了占有欲的心思也只有他自己知晓。第二次位置评定时他比乔一帆高了二十几名,自己的位置刚好在好友身前,顿时一阵窃喜。“你也会选vocal的对吧?”他悄悄地向后探头问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至于哪首歌,乔一帆倒是很有主见:“既然我们的声音都更适合抒情歌,不如就那首?”他一手搭在Alpha肩膀上向那块蓝色的板指去,清甜的Omega气息就这样贴上了高英杰的衣襟。他除了点头哪还容得别的选择。

  高英杰进通道后对着镜头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写着<Wipe Your Eyes>的板,这首歌可以由四个人演绎,比他先进去的4个人不可能都选到vocal,更不会这么巧……他果然看见这首歌的位置上空无一人,室友刘小别站在rap的黑色区域里向他挥手。Alpha也打了个招呼在位置上站定,心里暗暗计算着乔一帆也能来这里的概率。他们之间隔着的那些人中至少有7位rapper,至于舞蹈和vocal就实在说不准了,也许会有人铤而走险……身边依旧人来人往,只是在乔一帆之前再没有站到他背后的选手了。

  他如愿以偿地和好友相聚,满足感像是泡发了的面粉般膨胀起来。


4

  对于乔一帆来说,他的退路已经被堵死了。压线的名次和少得可怜的镜头量,若不是高英杰总是跟他共同进出,恐怕连这一点放送量都不会有。节目组也想寻找那些存在话题的选手,像是c位更替或者组员矛盾,他这样并不喜争抢的温和性格,实在是最没有看点的那一种。高英杰比谁都清楚这个弊端,因此在这次分配位置上,他率先把好友提名上了c位。另外两位组员排名都在淘汰线外,缺乏开口给自己争取分量的勇气,高英杰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剩下的位置分配没遇到什么困难。乔一帆在镜头转开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Alpha向对方身边挪了挪,握住他搭在膝盖上的左手,把令人安心的热度传递过去。

  “我要保证你能晋级才行。”

  Omega点了点头算是默许,随即拿起谱子开始查看。副歌的高音部分其实是高英杰的强项,但有些事情他们并不必说破,比如Alpha是为何提出和音与改编的建议。扬长避短是必须的,有了允许自由发挥的机会就一定要把握,不然在这里该怎样生存下去呢。这时候什么话都显多余,他看着乔一帆练习的背影,默默祈祷自己做出的是正确的选择。


5

  可惜事与愿违。在下一次的练习里导师提出了更改c位的建议,对于局外人而言,这实在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也许是乔一帆的最后一次机会,高英杰知道这对于好友而言有多重要。他在团队和私心间徘徊不定,Omega紧紧攥着他,高英杰能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那股凉意。他有多纠结,乔一帆就有多心慌。人气第五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队友坐在对面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们,眼神里透露出的意味让人捉摸不定。他狠狠闭上眼又睁开,在黏稠而紧张的气氛里刚要开口,就被Omega率先截过了话头。

  他这才转头正视好友的眼睛,但乔一帆的笑容太过温柔,让他立刻猜到了对方的意图。“没事的,换吧。”面前的人主动揭下胸前的圆形贴纸,还未等高英杰再说什么,就按在了他靠近心脏的位置。Alpha从未感受到一枚薄如蝉翼的纸片是如此沉重,无力感令他在摄像机面前几近窒息,愧疚也如排山倒海般涌来。他当初是多么幼稚啊,想着只要捱过这次评价就好,可这回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如此就能带领小组赢得这场对决吗?

  在这个关头丧失信心是件要命的事,何况高英杰身为团队中心。他除了更加拼命地排练别无他法,要获胜的念头支撑着他满眼血丝地继续跳下去。乔一帆更是自顾不暇,换了位置后新的编舞和队形都需要尽快适应,为了不被淘汰,他必须做到最好。

  他们的舞台完美到无可挑剔,在结束后甚至收获了“安可”的呼喊,然而掌声和欢呼都没能被高英杰接收到。他左脚踏下最后一级台阶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6

  高英杰满身冷汗地醒来,他抹了一把额头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处:是TH宿舍的单人床,而非节目录制时期的上下铺。和他同屋的刘小别在睡梦里依旧哼着歌,耳机大约又是忘了睡前摘,醒来多半要嚷着脖子痛了。这样的生活他早已习惯,看了眼手表还来得及再睡半小时,自己却无论如何是无法入眠了。

  他梦见了以前的乔一帆。

  他和好友并肩坐在甜品店的卡座里翻看一张菜单,午后的阳光暖和得让人忍不住想打哈欠。Omega的脖颈曲线就在他眼前,下唇被习惯性地轻咬着,原本红润饱满的那一片失了点血色,变成柔软的浅粉。栗色的瞳漾了一汪浅浅的水汽,从侧面看去眼尾的勾人弧度格外明显,认真的眼神无论如何也让人移不开目光。两年前的高英杰把那一刻的心动归功于角度太刁钻的光线,现在想来实在是自欺欺人得可笑,幸好乔一帆始终没有转头,否则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把冲动脱口而出。

  那时候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甚至更早。高英杰想着如今的处境更是苦涩,他们的联系相比之前少得不可思议,TH明后天都有重要的场合要出席,而乔一帆的档期大约跟TH永远对不上……何况有什么节目会同时邀请演员和偶像团体参加呢?想偷偷见他一面都困难,自己对于暗恋对象兼多年好友的行程可能还不如粉丝们了解,年轻Alpha懊恼又惭愧。本以为分化后他借着近水楼台应是志在必得的,乔一帆身边除了他哪还有什么关系密切的Alpha?可淘汰来得太快,约定了一起出道的梦想也只剩下他一人,至于那一集录制结束后的拥抱和承诺,怕也是一时冲动作祟。身高相仿的少年们在镜头背后死死地抱住彼此,Omega在他耳边小声抽泣,像小时候受了委屈一样嵌在他怀里,把泪水和呜咽都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高英杰格外心疼,被香甜气息包裹着只敢抚摸他的软发,想要安慰又生怕动作一不小心逾了界。

  其实,有谁在乎呢?宣布排名后的舞台被一场场真情流露占据,某一对好友的分别哪有那么容易吸引他人的注意力。他不断在乔一帆耳畔说着安慰的话,说你别哭啊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说粉丝们不管怎样肯定继续支持你,说要是手机不会被没收我就每天给你打电话,说等我哪一天被淘汰了立马回公司找你。到这里乔一帆就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来了,高英杰忍不住想要吻掉他睫毛上的泪珠,又恨不得掐自己两把清醒清醒。“英杰你千万不能被淘汰!”Omega固执地纠正道,眼泪很快又继续掉下来。好好好,高英杰拿餐巾纸擦他的面颊,像哄以前那个小不点一样耐心而温柔。那我就站上最后的舞台给你看,你到时候可别再哭了啊。


7

  最后那场舞台结束后乔一帆还是哭得比谁都厉害。他看着高英杰在无数摄像机的注目礼中站到出道位上,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决了堤。录制结束后Omega第一时间冲上了舞台,扑到高英杰怀里语无伦次地祝贺着好友,说着说着又哽咽,只记得还握着对方的手,紧紧地攥着,仿佛手心里有整个世界。有无数人想要过来跟高英杰拥抱,但乔一帆已经不记得他们究竟拉了几分钟的手,还是十几分钟,直到被环着走回后台还是没有分开。这样的场景就像那天下台后高英杰突然晕倒,他背着好友往外跑,抓着搭在肩上的胳膊还满手冷汗,可就是不敢放下。

  他不知道心底的酸涩感究竟从何而来,想到了分道扬镳的未来,此刻这个拥抱就显得弥足珍贵。之后再见面或许就是几个月后了,乔一帆想着,我还会有未来吗?我还能在某一天的颁奖礼上站到他身边吗?我还能在自己的枕边嗅到他的信息素吗?被淘汰后的他前路迷茫,何况好友已经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即使要重聚也是可能性太小的事了。

  那晚他们回公司后并肩躺在同一张床上,谁都舍不得先闭眼。坠入黑暗后仿佛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宿舍没有摄像头,实乃敞开心扉的好机会。话茬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这几个月的生活就像一场梦,泡沫般破碎后隔阂在悄然间滋生。也可惜沉默间睡意来得太快,几个月的劳累后除了空虚感什么也不剩了,连再好好说一次话的时间都来不及给,也不知谁呢喃了句晚安,房间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至于究竟有没有谁在夜深时分辗转反侧,怕也是不得而知了。


——TBC——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