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高乔】Glory 101 - Revaluation 2

好久不见QWQ前文找不到的话戳这篇文的tag就行

最近这半年挺忙的,拖了那么久实在不好意思_(:_」∠)_



  乔一帆是个不信命的人。他从小感觉统合失调,接受了快一年的相关训练,对此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自己的特别害怕的一项是坐在三角形滑板上从坡顶滑下来,一开始训练的时候掌握不好平衡,还吓哭了好几次。从训练营出来他又被父母送去了幼儿舞蹈班,几年的练习后终于跟其他人再没什么分别。

  再次接触舞蹈就是一年前下定决心成为训练生的时候了。他在舞室挥洒汗水时总要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坚持下去,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乔一帆也只能在歌唱方面多下些功夫。加入这个项目时他填的位置就是vocal,但实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回寝时即使已经平复过了心情,他还是一度怀疑起自己来,下午的舞蹈课更是噩梦般的存在,几乎都不敢想象。

  出人意料的是,下午的经历反而并不算太差。D组分到的是肖时钦导师,他对于练习生们有着极大的耐心,乔一帆跳第一遍时有好几个地方跟不上动作,但导师反而在分组训练时鼓励了他。对于等级较低的学员来说,这就是能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了。

  在重新评级前他没有再见到高英杰的机会,除了晚上回寝时还能串门外。在练习最艰苦的时候他总能想到自己的好友,想着他们以前蜷缩在录音室休息的日子。有时醒来发现他身上多了件外套,而高英杰的身影已经不见,只留下一张浅绿色的便签条,除了几句话之外,右下角总有用黑色水笔画的笑脸。乔一帆把这些便签纸都叠在一起放进了他的储物柜,即使这次节目没有带来,它们的存在感还是不可忽视的。这是他练习生经历中为数不多的明亮色彩了。

  重新评级的前一天晚上,他彻夜未归。乔一帆没有抱太大的奢望,他知道高英杰一定能留在A级,但自己却未必能冲刺到那个高度,只能更加努力。他一遍又一遍地过着已经烂熟于心的动作和歌词,高强度的用嗓让水杯一次次加满又见底,深绿色t恤几乎被汗水湿透。他平时面对镜头并不十分紧张,但这关系到生存的重新评级却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站在拍摄不到的位置意味着什么,他们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了。没有镜头就没有人气,没有人气更得不到投票,被淘汰的命运就像是一把悬在选手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提醒着他们节目制度的残酷性。只有站在舞台最中央才能得到生存下去的权利,中心位置的分量毋庸置疑。

  被分到A级的男生们上课时反而得到的批评更多些,高英杰明白这是在为他们敲响警钟。作为A级,除了留下和降级,再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为了不从巅峰坠落,他们需要付出的努力绝不会少。他曾撞见过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同班练习生在安全出口旁哭泣,也看到同公司的刘小别身为rapper却拼了命地吊嗓子,这一切都在提醒他绝不能松懈。

  练习了彻夜的并不止乔一帆一个人。F级,D级,C级,B级,甚至A级,所有舞室的灯光都亮到了凌晨,录音室也人满为患,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EP3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