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猿美】过山车三十题 之1. 被弧眼巴巴地等着

嗯各位好这里谙银笙。

最近和 @喰尸猫 妹子突发奇想开一个伏八三十题。主题取为“过山车三十题”是因为我们俩找来的一人十五题差别太大[想起了被骰子选题所支配的恐惧2333  氛围变得太快就像过山车[啥。一般是每两题为一对,在某种程度上会有共同点或者截然不同的地方,有可能上一题还甜得掉牙下一题就虐成傻逼[所以说是过山车啊。

[奇数都是我的!]一般来说我的题目画风都是日常向小甜饼,偶尔小虐怡情或者来点肉调味。所以想看甜的各位请不要大意地戳我吧!看虐就去戳 @喰尸猫 嘿嘿嘿。

我这边每题的设定都会不一样,个人比较喜欢半架空qwq 开这个三十题来锻炼文笔和大开脑洞,希望自己能坚持写完[what[写不完会被打死的吧? 字数不会很多,基本上千字左右小短打。

因为我前几天才入伏八坑所以人物性格什么的肯定会有偏差,欢迎意见与建议,也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啦x

——伏八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准备好了吗?——

——开始吧!——


1. 被弧眼巴巴地等着

  指尖又下意识地停留在这个无比熟悉的号码上。就算不用看也能流利地背出来啊。身着青色制服的伏见猿比古低头望向手里的终端屏幕,轻轻“啧”了一声。

  今天天气很好呢。

  难得多云转晴,连绵不断的阴雨总算是给了人们喘口气的时间,虽然——从来无法指望Scepter 4能放假的。不知道吠舞罗那边怎么样了?他们口中被称为“死板教条”的规章制度这种东西是从来不存在的,总是随性得可怕。

  然而这跟他意外地翻开通讯列表之后又盯着自家恋人的号码发起了呆,没有一点儿关系。

  终于还是有些按捺不住寂寞地编辑了一条信息,伏见皱着眉头反复斟酌着字句,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终浓缩成界面上短短几个字:

  -晚上想吃什么?

  好奇怪呢,明明只是几个小时没见,就已经这么想念了。

  这次他家美咲难得的没有秒回,是在执行任务还是闲聊得忘记了看终端?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纠结的时刻了。伏见想起今早出门时八田美咲瞪着眼睛看向他,腮帮子鼓鼓的可爱样子。

  “啊,什么?这么好的天气你们还要上班太可惜了啊猴子!”他这么说。

  不禁轻笑起来。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待在家里呢,待在那个只属于我们俩的,小天地里。把你窝在怀里陪你打游戏,或者一起烧饭把厨房折腾得不成样子,都很美好的啊。

  五分钟了,美咲还是没有回复。

  手头的文件以飞快的速度减少,伏见一心想着晚上和恋人一起吃顿饭,就算只是一顿简单的晚饭——想想就已经很有干劲了。偏偏他期待着的终端回复,却一直没有响起。

  十分钟了。

  乖乖等着美咲回复的感觉真是不好呢。

  二十分钟。

  伏见翻阅文件的手依然稳得不可思议,视线没有丝毫偏移,大脑里却已经是乱了套,千百个念头叫嚣着汇成一个强有力的愿望,在他的身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炸开回响。

  打过去吧。

  三十分钟。

  一大叠文件全部翻阅完毕,伏见抽空看了看时间,11点57分35秒。距离预计的午餐时间还有2分25秒,下班时间还有5小时32分25秒。

  而他的美咲已经将近一个小时没有回复了。

  下午青组众人的工作效率一如既往地高——尤其是在他们的伏见∙被弧了一个多小时∙焦躁不安∙猿比古的带头表率下。只是三把手全程青着的脸有点儿吓人。组员如是说。

  焦灼的心情没有丝毫平复,对于成天美咲不足的伏见来说,两个小时没有回复已经是件大事了。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八田美咲。专属于伏见猿比古的美咲。

  所以回复我啊,亲爱的美咲。快点吧,要等不及了。

  办公室里突兀的“叮咚”一声让他猛地回过神来,被惊喜淹没的伏见几乎是要迫不及待地跳起来了——面上当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他状若无意地瞥了一眼屏幕,上面无关紧要的信息让他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整个人又恢复到了原先把坐立不安的心情全发泄在工作上的状态。

  明明只是一条询问晚上吃什么的信息,在眼里却像是一个盛满了期望和关切的漂流瓶,快要迫不及待溢出的情感准确无误地向着目的地出发,漂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脚下,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自己被拾起的那一刻。接触漂流瓶的必定是一双漂亮的手,他记得那双手虽说常年使用枪刀棍棒,却意外没有任何茧子,十指白皙得仿佛从未见过日光。那是一双被他时常拉着牵着捧着握着的手,总之啊,那是美咲的手。

  而这双手,现在正在做些什么呢?

  就这么熬到了下班,伏见最后还是有些失望地拿起终端机,就像它才是害得自己饱尝相思之苦的罪魁祸首般,状若随意地、狠狠地瞪了它一眼。整理好手头的东西慢吞吞抬眼——

  有着橘色头发、亮得胜过一切光芒的小家伙意外地站在门口,这一下正好对上他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去。“抱歉啦猴子——早上把手表终端忘在吠舞罗吧台上了,刚刚草薙哥才给我。所以啊我就来找你啦!一起去买菜吧!”

  他的小太阳这么说着。

  “没事。”伏见听见自己的声音,松了口气般。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惊喜,绝对不能,这样会让这个丢三落四的家伙愈发得意忘形的。

  那样的话,想掩饰过去,只需要问一句就好——

  “晚上想吃什么,Mi-sa-ki?”

——End——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