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Elevator Pitch(投资人瓶x董事长邪)

当作是提前给自己的0801生贺。[哦啦想到快要破壳日了就好开森诶嘿! 
投资人瓶x董事长邪,大概梗概就是看大邪如何攻略小哥[不 
[高亮]日久生情过程基本省略一笔带过因为 写起来很花时间 剧情重点在Elevator Pitch上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Elevator Pitch的部分还没有大邪跟胖子的对话长?为什么? 
[因为我懒 
[明明是因为爱情。 

关于题目里的Elevator Pitch我想如果是学business的各位应该挺了解,如果不知道是什么可以百度一下XD[然而我加了私设所以别在意学术性什么的开心就好 

我这里摘一段百度百科的解释,但是我个人并不是很认同,觉得没讲全面: 
“电梯法则,即用极具吸引力的方式简明扼要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也被称为电梯游说(Elevator pitch),例如你在电梯里,只有30秒的时间来向一位关系公司前途的大客户推广产品且必须成功。” 
我觉得如果是对客户推广的话确实是必须成功的,然而我这里采用的解释是一个创业者有自己的产品,通过Elevator Pitch的方式来吸引投资者投资。成功率不高,分新老两种,文中会提到一点儿。
如果关于设定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嗷。不过我也不一定了解因为是夏令营老师有跟我们介绍这个,脑洞大开就用到了瓶邪身上。而且楼主还是高中狗……所以如果找到bug记得跟我说嗯。
[然而各位看官不要太苛刻啊啊啊啊我以后不走business这条路啊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查了那么多资料是为了什么啊啊啊 看我写文这么拼就评论留个爪印呗 我可是问我粑粑问了好久的来着
[奇怪的卖安利即视感。
文笔渣剧情废请不要嫌弃我[pia飞

正文在下。

Elevator Pitch
  “我得找个投资人,胖子,你有谁推荐我一下不?”吴邪匆匆推开王胖子房间的门,不出所料看见对方歪在沙发上眯着眼,膝盖上放着那台老式联想笔记本,屏幕却是暗着的,想来也待机了有一会儿。 
  “我说小天真,这么着急不像你的风格是吧,胖爷我还在睡觉就被你这一嗓子吼的,啧啧,就算灵魂出窍了都得给喊回来。”胖子慢悠悠地坐了起来,把个靠垫塞在腰后,摇头晃脑着。 
  吴邪毫不客气地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拿杯子抿了一口水,“那我倒宁愿你灵魂出窍了别回来,毕竟这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事儿。我说正经的,我得赶紧找人啊,不然没钱我的公司怎么运转?胖子你神通广大人脉那么广,就给我推荐个呗。” 
  “我记得有个挺厉害的,叫什么张……张……张起灵!对就是他!投资界神话啊简直,不过那家伙貌似挺难搞的,话也少……”胖子思索了一下,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张起灵的信息,“前段时间那人投资了黑瞎子的公司,现在简直赚翻了!他出手投资的公司和项目虽然少,但就没有亏钱倒闭的,个个特顺利!不过我跟你说啊天真,这家伙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说不投就是不投,啥也没用。那谁,霍玲知道不?” 
  “知道啊,她貌似有个不错的产品,就是苦于没人投资,后来硬生生给放弃了。”吴邪想了想,脑子里还真有这号人的印象。 
  “对就是她,”胖子一讲起八卦倒来了劲儿,眼睛里就差放光了。“挺漂亮一姑娘,本来想找张起灵当投资人,结果这一看还看对眼了,不仅想让人投资还想把人领回家来,那美人计使的……说来也奇怪,居然没用!张起灵听了Elevator Pitch之后就拒绝了,甭管霍玲怎么努力劝怎么讨好,理都不理人家!可把人给气的!” 
  “这么牛!”吴邪眯起眼睛也有点兴趣,“他是因为霍玲的行为才拒绝的吗?” 
  胖子想了想,摆摆手:“那也说不定,反正最后没成。据说张起灵这人,投资不仅看项目还要看人,那文绉绉的词儿叫啥来着,缘分!你说也真是,投资还靠投缘,那得多难找啊!” 
  “怪不得你说他投的项目少,这何止是少,简直是千年等一回啊!投资怎么还靠缘分这东西,他多大年纪啊这么守旧?” 
  “天真啊你别看他这说法听起来挺古董,张起灵人特年轻,跟你差不多,也就二十来岁,活脱脱一小白脸,也难怪霍玲会看上。按我的意思,我这儿还认识不少投资人,改天给你多介绍几个,这个张起灵呢,你就先去试试看,你那口才胖爷我是见过的。就算成不了,也没啥坏处是吧?” 
  吴邪这么一听也有些道理,干脆一咬牙应了下来。本身Elevator Pitch就是挺看运气的,成功不了也是正常,只能说是点儿背。“行吧,那我在哪儿能找到他?” 
  “小天真有骨气!胖爷欣赏你!”胖子笑着使劲拍了拍他的背,用的力气太大换来了一个白眼。“他除了搞投资外,还是A大学的教授,经常待在学校里,有的时候也去去黑瞎子的公司,听说他俩私交也挺好的。反正你也别有压力,这家伙话特别少,我见过一面,基本上别指望跟他交流上。不过天真照你这个话唠属性,唠嗑几下人家就答应了也说不定——” 
  “得了,我要有那水平,你都得拜我为师了。我就当去碰碰运气得了。”吴邪立刻打断了他,不过说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期待。 
  “好,你有这信心就够了,加油啰小天真,等你的消息!”胖子挥挥手道别,又窝回了自己的沙发里跟周公会面去了。 

  写好一份完美的Elevator Pitch真难啊……吴邪揪着头发又一次把打进去的一句话删掉。尤其是面对的投资人攻克难度简直要上天,答应得容易,实践起来怎么就这么难呢。他不由得在心里腹诽起张起灵来,手头得到的资料也不多,摸不到对方喜好,这真是个该死的闷油瓶子! 
  腹诽归腹诽,稿子还是一定要写的。吴邪暗暗庆幸现在只需要Elevator Pitch和Business Canvas就够了,换在以前可得加个Venture Pitch,让他讲上十分钟,还不如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这种事情还是要尽快完成比较好,今晚估计又得熬夜……吴邪估摸着时间,念叨着去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A大中午简直就是人来人往,吴邪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张起灵平常所在的那栋教学楼。大太阳的天气出了点汗,白衬衫黏在身上有些难受。幸而教学楼里有空调,不然人还没找到,吴邪可能就已经成蒸笼里的包子了。他整了整领带,平静的表面下手却在微不可见地颤抖,毕竟是第一次经历,难免有些紧张。何况是面对一个传说一样的人物呢。 
  教学楼里没有电梯,所以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Elevator Pitch”。吴邪爬着楼梯,步子都有些虚浮。说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念着背得烂熟的稿子,给自己增添了点底气。 



  巧的是刚上二楼就跟张起灵撞了个正着,吴邪大张着嘴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还是张起灵打破了沉默:“有事?”看上去十成十的淡漠。  这一声倒把吴邪从脱线的状态给拯救了回来,他深吸了一口气马上进入状态,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您好,久仰大名,我是吴邪。”说着停顿了一下看看对方的反应,面部表情倒是没有丝毫变化。真是个闷油瓶子。 
  “我这次来找您是因为我有一个产品,希望您可以考虑一下投资……”吴邪说着说着就自信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连着比划,笑容越扩越大,仿佛能点亮这个小小的楼梯间。“我的产品主要市场是这些人群……”他边说边做着手势,脊背也挺得笔直,感觉就像是在跟一个熟人介绍自己的新想法,言语处处都透着自豪感,语速也压得刚刚好,不快不慢,足够让人理解。  张起灵听着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像是遇到了一个找了很久的人,这一天他突然微笑着站在你面前向你伸出手,温暖得想要触碰,让人贪恋。很好的点子,也是很好的人。这不正是他在等待的那个机会吗。 
  “Follow me.” 吴邪话音刚落,张起灵便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还未正式介绍,我叫张起灵。” 
  “什么?”电话那头胖子的声音大得吓人,听起来很吃惊。“天真,今天不是愚人节。你真的说服张起灵来投资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莫名其妙地成了。他给我合同的时候我的手都还在发抖!”吴邪揉揉一头乱发,显然也不是很明白。 
  “啥都别说了,天真,我以后跟你混了就。有这本事能把大名鼎鼎的张起灵拉上船,你的未来简直是一片光明啊——”  吴邪正要回一句笑骂,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他随意地一拎到面前,却在看清屏幕上的字的那一刻瞬间像打了鸡血一般跳起来。“胖子我先挂了,不跟你说了!小哥来电话了!” 
  “小哥是谁?那个张起灵?啧啧,天真你这么快就套上了近乎,不错啊。”胖子带点调侃地笑道。  “去你的,是他说叫名字生分,让我改个称呼!我挂了啊改天聊——”吴邪把座机扔到一边,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 
  “小哥?”

  “吴邪。”对面传来张起灵独有的清冷声线。“晚上有空吃饭吗。谈一下投资的事。” 
  这头的人听到这句意料之外的话差点吓得把电话给扔出去,说话都不利索了。“呃……好。晚晚晚上几点?”  意料之中的简洁回答。“随你。” 
  “那就……六点?B餐厅可以吗,那儿的菜挺好吃的……”大脑倒是反应挺快地报出了一家餐厅的名字,吴邪不由得庆幸起自己的条件反射速度来。

  “嗯。六点见。”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倒真是挺符合那个闷油瓶的反应。说起来,晚上穿什么好呢?吴邪立刻蹦跶到了衣柜前,一把拉开门开始挑选正装。 
  张起灵加入了公司之后两人慢慢熟络起来,吴邪聊天的时候也恢复了插科打诨的性子,张起灵话少,一般也就是聆听着,倒没有什么违和感。那个不着调的胖子常调侃他俩说是找到了久违的知己,特别般配,吴邪也都笑着糊弄过去。 
  事情的转折点说起来也是挺普通一件事,吴邪发烧了没来公司,张起灵听说了之后立刻找胖子问了地址,要去他家探望。  看着床边坐着的张起灵柔和的侧脸,吴邪渐渐发现,自己对张起灵的感情好像已经不只是好友那么简单。 
  吴邪一向是个想做就做的人,自己的目标是一定不达到不罢休,不然他也不会离开M大出来创业了。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自己是有机会的,等时机成熟了,是该来一场预谋已久的Elevator Pitch了。 
  一如既往地走进吴邪的DM公司,刚按下电梯按钮时,张起灵有些意外地看见了公司董事长——吴邪本人——向他走来。平常他应该会至少晚半个多小时到的才对?吴邪一向嗜睡,创业阶段时间紧就慢慢戒掉了这个习惯,现在安定下来之后又旧态复萌了,据本人所说常常要设好几个连续的闹铃才能叫醒。今天这个时间就到了公司,无疑是特别难得一见的情况了。  吴邪向他笑着打了个招呼,但是眼前人总给张起灵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像往常一样点点头就进电梯站定,心里倒是有些担心——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该不该让他休息休息? 
  此时吴邪却突然面向他开了口,眉毛上挑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脸上带着的是那个总能让他走神的微笑,亮得像是个小太阳。  “张起灵先生,我这儿有个项目,不知能否让你投资。我叫吴邪,男,24岁,家住A市,性格外向交友广泛,无不良嗜好偶尔抽烟喝酒,职业DM公司董事长兼CEO,月薪如你所见。业余爱好有摄影和写作,还会做饭会做家务会暖床。So, sir, would you like to invest the rest of your life, in return of mine? 如此简单的要求,不考虑一下吗?” 尾音慵懒地上扬,似乎笃定了他会怎么回答。 
  确实也是。吴邪一向都能把握住他的心思,这一次也不例外。

 “Come to my office.”

  楼层到达声响起,与此同时他也扣住了吴邪的手。 
  十指相握。 
——End——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