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鹿犬】【系列短篇】选择性遗忘系列2-双视角

选择性遗忘2-双视角,内心独白穿插

    小天狼星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他看着詹姆,看着那个自己曾经日思夜想的人一步步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看见桌上那一束百合花已经枯萎——那肯定是卢平和莉莉带来的,只有他们才会细心地给花束绑上干净的丝带,上次看见的时候还是喷了水的,只是现在被蒸发在空气里,抹干净了一切的足迹。

    黑色的花瓣皱巴巴的。他想。

    詹姆的嘴此刻类似沙滩上垂死挣扎的鱼一般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的手正颤抖得厉害,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明明书桌就近在咫尺,詹姆却迟迟不肯迈出那一步,这幅样子几乎是生平罕见。

    你在害怕什么吗?

    你又在期许什么吗?

    你是詹姆啊,是那个勇往直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格兰芬多啊。


    接着是一段沉默的空白。脑子断了片一样,詹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O.W.Ls成绩,成为Auror的理想,还有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么多那么多个夏天。

    都他妈的见鬼去吧。该死的世界,该死的一切,该死的,都去死吧。

    活着有什么用啊。看看,你懦弱得像个胆小鬼,逃避了那么久。最后不还是记起来了吗?

    你看啊,你都没敢来一次他的房间。

    存在吗?

    那有什么用呢。

    你的脑电波像一棵大树的枝桠一般发散开,张牙舞爪地铺盖了整个世界。你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在找寻那根救命稻草,奢望着,巴巴地奢望着——

    他还在,还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啊,詹姆波特,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个fucking bastard, the biggest coward in the world.你除了逃避什么都不会。

    

    下意识的逃避是懦弱的表相。

    其实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格兰芬多。


    詹姆突然开始抽泣,他双腿早就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他跪在小天狼星房间的地上,跪在昔日伴侣的房间里,泪流满面。心底的格兰芬多早已消失殆尽,詹姆发现,原来他是这么地在乎,近乎病态的疯狂的想要占有那个人,把他糅到自己的骨血里——

    这样就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

    可是啊,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太晚了,

    小天狼星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一旦他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心理暗示和逃避就毫无用处了。

    呜咽充斥着整个房间,詹姆这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声音。他试图压下想呕吐的感觉,那种充满口腔的腥甜味儿——

    小天狼星说过血尝起来像是金属的味道——

    他颤抖得像一个筛子——

    他死了,死了,死了啊——

    你看,活着有什么用呢。

    你连他都保护不了。

    

    小天狼星看着詹姆已经泣不成声,情绪一定是喷泉一样地爆发了出来。确切点说应该是火山,滚烫的岩浆能把周围一切毁于一旦。

    他突然有点想笑。

    詹姆,你在干什么呢。说好了要开开心心的。

    明明我才是爱得死去活来,姿态曾低到尘埃里的那一个。


    地上跪坐着的人哭得撕心裂肺。

    飘在空中的身影笑得歇斯底里。

    

    你看,疯狂而又卑微的爱情啊。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