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鹿犬】【短篇架空】最后的情书

最后的情书

    “我就想问,如果我不接,你们的二号人选会是谁?”

    “詹姆·波特,先生。”

    靠,他早该想到是这样的。这个任务除了他们俩,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组织上说这并不多么困难,但是看这些人反常的态度和小心翼翼的询问,就算是再迟钝也能察觉到异样了,何况是组织里实力排名前五的西里斯呢。

    真是残忍啊,残忍得可笑。说来霍格沃茨组织向来以冷酷无情闻名,当初为了逃避家庭加入组织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西里斯却又该死地犹豫了几秒。

    他不想死,显然,谁会想在二十多岁的大好年华去死?他还没有兑现那个跟詹姆一起环游世界的诺言,他们本该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安顿下来。谁知这突如其来的一个任务,打破了一切。

    他不想死。真他妈的不想死。

    可是如果拒绝,结果将会是什么样的?詹姆代替自己接受任务,死在一个他们这辈子都找不到尸体的地方?

    不。

    他绝不能让詹姆有事。绝不。

    如果说人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那么詹姆·波特就是他西里斯·布莱克存在的意义,是他陷入绝望泥沼时的救命稻草,是他肮脏不堪的灵魂的救赎,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芒。

    所以,为了詹姆,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好,我接受。”清冷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开口的人微微阖上灰蓝色双眸,脸上的表情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短暂的沉默后他又开口道:“帮我把笔和纸拿来。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横线上落下一行行飘逸优雅的意大利圆体字,西里斯已经恢复了自如的神色,甚至还带着几分轻松,握笔的手沉稳有力,没有丝毫颤抖。

    詹姆,这是我写给你最后的情书了。

    提笔这一刻,他反而轻松地笑起来,嘴角弯起的弧度煞是好看,可惜无人欣赏。

    熟练地在信尾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把信封用詹姆帮他设计的火漆印封上,西里斯最后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天边血红色的火烧云很是艳丽,火一样的颜色却不禁让人心惊肉跳,似乎是在昭示着他生命的终结。

    该死的,都到这份上了,他怎么可能还毫无畏惧。只是即使害怕,悲伤,不舍,又有什么用呢?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詹姆接受不该属于他的残酷命运啊。

    站起身推开房门,西里斯唇角扯起一个无奈却释然的微笑。迈出门的脚步一顿,他回首朝着不远处詹姆的房间无声做出口型。

    “尖头叉子,再见。”

    再也不见。


    “他已经出发了。”一个沉稳的声音,“你决定了吗?”

    詹姆此时正躺在实验台上,咧开嘴扯出一个带几分无奈的笑。“嗯。”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似是有些无奈。

    “有啊。”曾经的恶作剧之王做思考状,“可是人都回不来了,说跟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尾音略略上扬,有些嘲讽。

    “那……你准备好了?”

    “诶等等,我还想再说句话。”躺在实验台上的人突然又坏笑着坐了起来。

    “行。”

    詹姆凝视着窗外的火烧云,那一刻笑得无比灿烂。这个笑容与过去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别无二致,仿佛像是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他和西里斯相识的那段日子。

    “大脚板,我爱你。

    再见。”

    只是,当初在大街小巷里一前一后欢乐奔跑的那两个少年,终究不复当初。他们注定在自己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不再回头。

    确切的说,是再也无法回头了。


    ……

    “本次实验出乎意料的成功,先生,试验品的记忆已经全部被抹去。”

    “嗯,辛苦你们了。”


    ……

    “这是给我的?”詹姆拿着一封信,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前的人。

    “没错。”

    他盯着信封上的火漆印看,恍惚之间觉得有些眼熟。


亲爱的尖头叉子:

    什么都不用说,也不用惊讶,这件事我是知情的。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也不用问我为什么明明可以全身而退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这个局里。反正,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不在了。

    你知道我这次肯定是有去无回,但是因为即将变成试验品,所以才没有阻止我。我没说错吧?放心,我不怪你。说实话,我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与他人无关。

    写这玩意儿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也没那么矫情,死之前还唠嗑一大堆废话。无非说来说去就是想告诉你几件事,你记好了。

    叉子,以后的日子只有你一个人过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老是喝火焰威士忌,对胃不好;你也别熬夜赶文件了,这件事之后组织应该不会再安排一些重要的任务给你,过好自个儿的日子就行。

    还有,莉莉那姑娘是你的理想型,娶了她吧,你们俩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我还等着在天堂喝你喜酒呢,不过我都干了那么多不地道的事,下地狱也不一定。

    最后,其实我绕了一大圈就是想说,尖头叉子,我爱你,我很爱你,爱到连命都可以给你。所以啊,到了这份儿上,你也别自责,这结局是我自找的。说来,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情书了,你要收好啊,要是丢了我可得托梦来揍你。

    好啦,再见。祝你幸福。

你的大脚板


    詹姆盯着信看了一会儿,从字里行间的语气看来,写信的这个人跟他有非比寻常的关系。可是,那样的话,他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不可能吧,一定是弄错了,记忆里没这号人啊。

    詹姆抬起头冲送信的人咧嘴笑起来,笑得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嘿哥们儿,你大概是给错人了。我叫詹姆,詹姆·波特,不叫尖头叉子。顺便问一句,大脚板是谁啊?”

——End——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