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记一次停电经历

内容如标题,没什么营养腻腻歪歪的一发完。

是存稿,发完我继续跟考试斗争啦。

୧(๑•̀⌄•́๑)૭✧


  喻文州的手在黑暗中摸上了开关,他转过手腕,指腹用了点力将它推上去,却没有迎来料想中的光亮。青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指节弯曲重新把开关按下来又推上去,依旧是一片漆黑。身后的黄少天还拎着两个印上超市logo的大袋子,他先弯腰放下东西,脚跟互相蹭着脱掉了球鞋,再一边用脚摸索着自己的拖鞋,一边不轻不重地搡了他的队长一把:“怎么了文州?”

  “好像停电了。”被叫到的人放下左手拎着的那袋米,转了转手腕回头虚握住身后人的右手。“你的手机还有电吗?”

  “你忘啦,刚出门的时候就见红了,现在肯定没了。”黄少天说着掏出手机按下“home”键,屏幕上显示出的红色电池图样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看吧,我就说来着。你的手机呢让我看一眼!”

  “别看了,我也只剩个位数了。”即使看不清也能感受到喻文州此刻正笑得无奈,他的恋人兼副队有些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像只战败的小狮子,平日里威风凛凛的鬃毛也都耷拉了下来。没有电意味着没法充电,也没法开台式电脑,不过——等等,笔记本电脑也不是不能凑合着用啊!

  黄少天一下就跳了起来,吓得喻文州差点撞在柜子上,回过神来已经一身冷汗,连忙按住要去找笔记本的恋人。“少天等一下,不管你要找什么,先看看有没有能照明的东西。”

  “比如蜡烛什么的?我记得今年你生日蛋糕用的那两个数字没扔,还有苏妹子送你的那盒很漂亮的蜡烛,让我想想放哪儿了……”他立刻开始碎碎念起来,幸好喻文州及时打断:“估计都在书房,右边第二个抽屉里还有个手电筒。”

  “我们一起过去,你小心脚下。”眼睛已经逐步适应了昏暗的环境,喻文州牵着黄少天从沙发背后绕过去,拐到走廊上时还先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扶住了墙壁,保证不会撞上。黄少天乖乖地跟上,两人的双手紧扣在一起,拐弯的时候他也不自觉地往喻文州身边凑了凑,半个身子贴过去。“其实我觉得吧,咱步骤搞错了,应该把那几袋东西先拎进来,”他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生怕对方感受不到自己停下的动作。“要是先拿手电筒,待会儿还得出来找袋子,你看是不是麻烦多了……还要分类呢。”

  “不急,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来电了。”喻文州拉拉他的手示意跟上,“少天要是嫌麻烦就明早再整理,先睡一觉也没事。”他们刚好摸索着走到书房门口,黄少天以机会主义者的速度抢到了拧门把手的机会,他便得意地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文州你这么没原则可不行啊,虽然确实没买什么要放冰箱的东西……再说时间也没到睡觉的点,不整理买回来的东西还能干什么?笔记本里有下电影吗?”

  这回轮到喻文州微笑了。“不瞒你说,我之前确实下了几部。”

  “我靠,这么有先见之明的?”黄少天松开他的手去找抽屉的位置,一边还不忘念叨着。“那更要回去拿东西了,我记得放了几袋薯片进去,还有两三听饮料,各种零食,正好一边吃一边看。来点电影院的氛围嘛。”他左手摸到了柜子中间的一个把手,赶紧拉开了在里头东翻西找着。“那个手电筒的柄是不是方的来着……文州我好像找到了!”黄少天咧开嘴把开关往上推了一格,雪白的光束正好照到喻文州身上,映出那张温和笑着的脸。

  “那正好,帮我照一下这边。”他的队长手边开了个有半米长的抽屉,里面一大堆几乎没有太大区别的礼物包装盒们简直令人头大。喻文州倒是不慌不忙地借着光眯眼看了看,把最顶上的几个盒子拿开,拎起被埋在中间的一个长方形包装。“这个就是苏沐橙送的那盒了。”

  黄少天立刻接过盒子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点了点头评价道:“不愧是女生送的东西,包装都这么精致,搞得我差点还以为是糕点盒呢……哎这蜡烛没有香气的吧?就不是那种,叫什么来着,哦对香薰蜡烛,那个我不知道怎么用……我拆了啊?”

  “行。喻文州转头看见桌上有一把剪刀,顺势转了个方向递给他。他看着黄少天双眼发亮地拉长了蝴蝶结的那根丝带尾,又动作潇洒地给了封口的胶带一剪刀,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怎么特别兴奋了?”

  “哎呀你不懂,这是拆礼物的乐趣啊!”黄少天把盒子放回桌上,打开顶层的盒盖看向恋人,摇头晃脑道,“每次都特别有惊喜感!他们不是说,现在很多人沉迷网购的原因是拆快递也有拆礼物的感觉嘛,我觉得这还是挺有道理的。”看见里面摆放整齐的漂亮蜡烛两人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拆礼物的人继续侃侃而谈,“你看,打开包装那一瞬间是不是忍不住要‘哇哦’一下?拆的时候就特别期待了。”

  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帮着他一起把蜡烛拿出来用附赠的火柴点燃:“那如果你打开发现里面只是,打个比方,一包餐巾纸呢?”

  “那也不矛盾啊,至少你拆包装的时候是兴奋的。还有啊,既然是礼物,那只要里面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东西,收到的人都会很开心的吧。”他手里被擦燃的火柴照亮了自己的笑意,在喻文州眼中,即使只有一个手电筒和几座蜡烛作为光源也完全掩盖不住这个人的耀眼。“哎再说了,有什么人会只送别人一包餐巾纸还拿包装包起来啊——”

  “还真有这回事,原先网上看到有人吐槽,说圣诞节班里搞匿名交换礼物,自己收到了一包餐巾纸。”他把几个蜡烛座在面前摆成了一排,挨个点燃。黄少天愣了一秒,“扑哧”一声笑开了。“我靠还真的有这种操作?文州我跟你讲啊,我要是那个投稿的人,绝对得找出是谁干的这么无聊的事儿,然后……”他的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打死他!送礼物好歹有点诚意啊拜托,就一包餐巾纸是想让别人拿去干什么?多寒碜?他是不是还专门为餐巾纸搞了个包装……妈哦槽点太多我都不知该从何吐起。”

  喻文州应和了几声,刚好把手边的蜡烛点完。他们于是一人捧着两座蜡烛放回卧室去,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还顺便把散落在客厅地上的一堆零食和饮料都抱起来塞回房间。等到喻文州开了电脑打开一部电影的时候,墙上的时钟指向八点三十分。这部片子三个小时,看完刚好能到睡觉的时间。黄少天把蜡烛摆在床头柜上,很快也换好睡衣凑上床来,抱着他的胳膊往被子里钻。喻文州把电脑倾斜过一个角度,刚好两人都能看得清楚。

  “文州啊……”黄少天被片头的气氛感染,说话也不敢太大声:“你觉不觉得这样其实还是挺浪漫的?”

  “在烛光里看电影吗?”喻文州转头看他,若有所思。“要是开瓶红酒就更有气氛了。”作势要下床。恋人连忙蹭到他怀里抱住他,“别别别,我就这么一说,你这条鱼脑洞也太大了点。”

  喻文州吻吻他发顶,笑着说那还是看电影吧。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们用气声说着话,黄少天一开始还神采奕奕地吐槽剧情,过了半个多小时就渐渐显出困意来,大约是烛光太暗的缘故。进度条约三分之二时喻文州转头看去,他已经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盯着屏幕,努力眨眼抵挡着睡意,可爱得紧。蓝雨队长立刻暂停了电影,俯身去揉他的脑袋,轻声道:“困得这么快吗?那就睡吧?”

  黄少天点点头,眼皮打着架连话都不想多说,有点费劲地探了身吹熄他床头的蜡烛,喻文州刚下床就又被他拽住了,一双半睁着的眼睛看过来:“你要去哪儿啊……”声音都没了往日的活力,咬字绵软,像是只小猫。

  “我去确认一下灯关了,万一睡到一半来电。”他得了准许就踩着拖鞋下床,等关了灯回来,黄少天已经窝在被子里了。喻文州轻轻吹熄他床边的烛火,也钻进温暖的被窝,他的恋人在半梦半醒间靠过来,呢喃着道了晚安。

——END——

评论(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