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嘴唇干裂请务必用润唇膏

文州生日快乐!一发完结的小甜饼存稿,最近好像涨了很多粉,感谢你们的喜欢♡

最近没什么手感也很忙,之后还有一点存稿会慢慢发出来,等我呀www


【喻黄】嘴唇干裂请务必用润唇膏

——万一哪天就脱单了呢?


  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早些,X市又是以干燥著名,黄少天是不习惯用唇膏的类型,以前总是舔嘴唇作罢,因此冬天免不了受点罪。近几天皲裂得厉害,他早起照镜子都觉得不忍直视,抬手摸了摸是粗糙的质感,甚至还有些刺痛。

  吃了个教训,他周一去上课时再没敢舔嘴唇,偶尔喝两口水也只是饮鸠止渴,估摸着只有润唇膏才有用了。喻文州第二节课跟他在一起,抱着文件夹走过来时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即一愣。

  “怎么嘴唇这么干?都已经破皮了。”黄少天听闻下意识舔了舔唇,却立刻遭到阻止。“别舔了,会痛的,你有润唇膏吗?”

  他干脆地摇摇头。“我想放学了再去买,我家附近有个超市,上次去的时候里面卖好几种还有不同味道的,你有没有什么推荐款啊?”

  “我知道有个牌子挺好用的。”喻文州放下东西从他桌上拿走一支笔,在一沓便利贴上写了行字又放回来。“要不要先用我的?”

  那自然求之不得。黄少天没把这层意思说出来,他抑制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状若随意地点了点头,其实心思早已回转了千百次。借用润唇膏那就是间接接吻,能跟暗恋对象拉近距离还能名义上吃点豆腐,何乐而不为?他看着喻文州拿出黄色的小管子伸手去接,却被对方拨开。

  “我来帮你涂吧,你老是毛手毛脚的。”

  喻文州捧着他的下颚,小心翼翼地将唇膏凑上唇瓣,就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般端详着,轻柔地涂抹起来。薄荷味覆上他微启的双唇,向来伶牙俐齿的黄少天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睫毛颤抖得厉害,连带着他的指尖也战栗,不知该往哪儿放才好。他爱死了喻文州专注而温柔的眼神,恍惚就有种自己在他心底也有一份位置的错觉,可是他暗恋的人对谁都太过温和,拿捏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他也就此失了勇气凑上去偷个吻。

  有没有那不是错觉的可能……哪怕给一点点希望也好?

  他无法见得光明的单恋不知何时才能画下句点。喻文州这么好,他们平日里本就熟络,几乎都没机会再拉近距离。他们已经是这样亲密的关系了,那还能奢求什么呢?

  盖上唇膏盖子的声音让他回了神来,黄少天下意识的想要说点什么掩饰一下,生怕刚才浑身僵硬的样子让对方探出点端倪。不过最后主动的机会还是被喻文州抢了先。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面前人像是被施了个僵直效果的状态,满意地端详了一会儿被润湿的唇,轻抬起黄少天的下巴吻上去。

  其实,他想这么做也很久了。

——END——


小剧场:

后来他们亲了半小时,黄少天嘴唇又干了。

鱼鱼:计画通り。

那就继续亲吧,先亲个够本再说。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