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高乔】Glory 101 - Level Evaluation

是个看题目知paro系列,灵感毫无疑问来自Produce 101。在这几天反反复复看之前两季时终于决定开一下这个坑试试手,如果有人喜欢这种设定我会继续写下去!高和乔其实都没有原型,目前是双vocal;原型最明显的是小卢,灵感来自第二季忙内Lee Woojin。

稍微介绍一下前两集的分级和衣着,防止大家一脸懵逼【x A粉色,B橙色,C黄色,D绿色,F灰色。F在第一首歌正式表演是不上台的,站在舞台旁边跳,没有麦也没有什么镜头。

接下来我尽量不加原创人物……而且我不确定还能不能写得下去QAQ这个设定太麻烦了……这次西皮向还不是很明显,先土下座……

还有关于这个paro里的性格问题,淘汰赛条件下压力非常大,看每集都能感受到这一点,可能笔下人设跟原著会有偏差请谅解owwwo

最后,我每篇都会打END,不过是以EPX END这个形式,因为随时有可能写不下去而完结【???



  “乔一帆,你可以来一段即兴舞蹈吗?”

  “啊,好、好的。”

  高英杰比他更优秀,因此完全不用看其他的什么再评价。这毫无疑问。


  他感受到全场的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好友也用眼神鼓励着他。可是怎么没有声响?为什么导师都这样看着自己?沉重的摄像机在眼前来回穿梭,是在拍摄我吗?

  没有声音。

  音乐响起,他甚至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歌曲,之前怎么会有一段念白?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手足无措,陷入自卑和崩溃的泥沼,险些被灯光冲昏头脑。他所想做的只是逃离这个地方,依旧是个死循环。他曾经是如何天真地对自己报以期望,他总觉得有朝一日能克服对上台表演的恐惧,但他错得离谱。这次面前只是一百多个人罢了,日后要是站上舞台,自己定会无所适从。

  代表人没有说话,导师也没有说话。他们沉默地看着他的表演,宛如欣赏一部质量平平的哑剧。乔一帆看不见他们的面部表情,只知道自己的动作足够僵硬,毫无美感。这还有什么意义呢?他站定了做好准备迎接自己的灰色t恤,就像迎接锈迹斑斑的参与奖牌,等待着在下一轮就被淘汰,然后踏上未知的路,或者放弃。他甚至都不会有资格站上舞台,也不可能入镜,只有一小方黑色地砖和缺口狰狞的线路为伴。

  没有声音。世界陷入沉寂,面前的英文字母格外清晰。

  幸好不是灰色。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你好,我叫高英杰,以后请多多关照!”

  他们曾经站在同一起跑线。微草公司从来不缺vocal,这点他们都十分清楚。但位置是无法随意改变的东西,乔一帆不擅长跳舞,更别说从未尝试过的rap,他只能裹着大衣在冰冷的小房间里吊嗓子,期待着或许永远不会到来的、出道的那一天。有时候高英杰和他一起练习,在寒冷的冬天互相暖手,单调而枯燥的日子显得就好捱一些,也有了点盼头。有时候只剩他一个人,唱出的声音也格外空洞。

  高英杰跟自己不一样,乔一帆很早就有了这种想法。同期的练习生里,他的好友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甚至都得到过同公司出道的前辈们的赞赏。而他的定位完全不是自己选择的,在这种情况下,大概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练习再苦他都毫无怨言,乔一帆执着地相信着自己,实际上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时段里,除了坚持也别无他法。后来听说有站上舞台的机会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所以他来到了这里,即使穿上了深绿色的t恤也不敢有丝毫松懈。这可能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机会,乔一帆意识到,如果展现不出自己的才华,他随时会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来参加节目的练习生里并不缺少天才和人才,平庸之辈或许一整集都争取不到一个镜头。

  现实比想象中更残酷。他的音域并不太适合集体表演的这首歌,扯着嗓子唱上去都有些困难。舞蹈更不用说,一向是自己的短板。第一天A组展现出的实力就让全场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他从未如此直观地感受到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

  高英杰也是其中的一员,但在跳完一段站到旁边后,他悄悄走过来握紧了乔一帆的手。这让分到D组的少年感受到了些许安慰。

  “真可惜我们不能住在同一个寝室了……”高英杰在回去的路上对他小声说道,身边是同样被分到A组的、来自蓝雨的卢瀚文。身为节目里的忙内,他清澈的嗓音和即兴跳的一段b-boy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个子的男孩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先是蹦蹦跳跳地向他俩问好,又冲到前面去找其他熟人了,一刻也停不下来。乔一帆带点羡慕地冲他挥挥手才来得及回答高英杰的话语,好友立刻注意到他的眼神变了,刹那间沉静下来,仿佛与刚才接受采访时差点落泪的他判若两人。乔一帆的声音轻而有力,使高英杰也坚定了起来。

  “没事,我会赶上你的。”

——EP1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