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进酒

=谙银笙/阿笙 曾产出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
=此号已搁笔=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笙歌进酒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光的赞歌 1

蜜汁paro,设定是跳现代舞的天天,喻的专业我还没想好,可能会一笔带过。


*私设少天紧张的时候话会变少怕说漏嘴【我记得原设里话多也是紧张的表现

*估计有bug

*练笔中,ooc

【以下所有dance routine全是我自己编的】


  喻文州对黄少天一见钟情就是在学校的年终演出上。现代曲目的领舞尤其耀眼,张扬的杏色短发配上黑白色表演服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更令人眼前一亮。他的肢体柔软而又并非缺乏力量,舒展开手臂时脊背也挺得笔直,迈了两步便像飞蛾扑火般跃入空中,冲进镁光灯下的一片白芒。喻文州竟有他要和光融为一体的错觉,可下一秒身形立刻停住了,将身体拦腰向后折下去,与地面逐渐贴合。舞者从跪姿起身忽地向前倒下,连喻文州也忍不住要捏一把汗,冰冷的双手不自觉交握。台上的青年自然没有摔倒——他的双腿从后方向上勾起,整个人呈一轮弯月的形状,翻滚着站立起身,露出个带虎牙的笑容,骄傲而明亮。

  喻文州的心脏随着音乐蓬勃地跳动起来。

  他在节目单上找到了领舞这一栏,是个跟本人很合衬的名字。于是学生会副会长攥着手心里的小册子惴惴不安,把边角捏到变形还毫不自知,直到演出快要散场时,才终于忍不住给系里也在学校舞团的张佳乐发去消息:“你们团散场打算去哪里吃饭,方便加我一个吗?”

  这边在换衣服的人套了件衬衫拿起手机,一脸难以置信地看了好几遍,方才如梦初醒般上前猛敲隔壁更衣室的门。黄少天正在收拾东西,提高了声音问什么事,张佳乐眼里闪着八卦的光芒一把拉开门:“你男神在问能不能来我们散场之后的聚餐——!”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黄少天猛地回过头来,一把握住好友的手看向屏幕,愣了好久才露出一个有点扭曲的笑容。“乐啊,赶紧答应啊还等什么,为了你哥们的脱单事业,组织正式任命你为我团交际担当,希望张佳乐同学做好觉悟……你快告诉我这身衣服能看不?”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敷衍两句,还是点开短信界面回了个时间地点。门外的王杰希听见动静开门进来,刚好看见黄少天对着镜子大爆手速整理发型,忍住要叹气的冲动问道:“这家伙是吃错药了?”

  “不不不,”收到“OK”回复的人摆了摆手。“他正在为早日脱单而努力。”

  王杰希秒懂,投递过去一个“真是辛苦你了”的眼神,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大概会成为舞团唯一一条单身狗,顿时将仇视的眼光投向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黄少天。“脱单就得请吃饭,老规矩。”他下了定论,得到张佳乐和进门来叫他们吃饭的李轩吴羽策一致赞同。“这次都让你C位了,绝对不能怂。”李轩一下就猜到了事情经过,语重心长地拍黄少天的肩膀。

  最后,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黄少天一看见喻文州的身影,跟好友聊天的声音立刻就小了下去。几位助攻纷纷恨铁不成钢,暗搓搓在背后推了他好几把,才让这位上前打了个招呼。而从喻文州的角度看来,黄少天的紧张全然瞒不过他,心底也就此存了个疑惑。


  以喻文州的性格,蹭一顿饭的时间足够让他跟在场所有人混熟。他真心实意地夸奖了今天的演出,甚至还特意提到了黄少天的solo部分,这边几位助攻交换一下眼神,一致感觉气氛正在向大写加粗的双箭头过渡。借喻文州起身去厕所的机会他们逮住话量远少于平日的黄少天就是一顿灵魂拷问:“我靠我怎么感觉你还没开始就胜利在望?”“实话说你们俩之前真的没有正面接触过?”“连你跳了什么动作都能记住,如果这都不算爱?”而处于风暴中心的主角正假装冷静地把筷子放下,试图掩盖自己已经开始手抖的事实。

  聚餐结束时舞团的各位走得一个比一个快,转头跟黄少天挥手时满脸都是大写加粗的“记得请吃饭”,剩下的两位对视一眼,只好耸耸肩一同往学校走去。

  “刚才我提到的那个动作,”喻文州率先打破了沉默,“是叫什么?”

  一提到舞蹈黄少天立刻游刃有余起来,他庆幸对方以这个话题开场,让他不至于太过紧张而暴露。“你说那个从前面倒下去的啊……叫前软翻,这名字特接地气。”

  喻文州弯弯嘴角:“那为什么不干脆叫前滚翻?”

  “这还是有区别的。”黄少天差点要开始手舞足蹈了,“你看,他们俩的区别就是第二个字。前滚翻是收成一个团往前翻,难度系数比较低,而且看起来也不美观。前软翻呢,脸贴地的时候要把腿跟着凹成个弓形翻过来,初学的时候老师要我们跪着起来,练多了就直接站着了。”

  原来他并不像吃饭时那样话少。这是喻文州的第一个念头。他听着对方关于舞蹈的滔滔不绝,觉得回程的路也随之缩短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