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格瑞的灯塔究竟发生了什么

转过来存个档【bushi

好久没写瑞金啦……

马里亚纳海沟:

这是两百年前的甜虐反转接龙,由于种种不可抗力因素【懒】停在了这里,现在我们一洛阳铲下去把它翻了出来。剧情混乱没有背景,ooc预警一下。

1和3【甜】是笙 @谙银笙 的,2【虐】是搜 @Soleil 的(<ゝω·)


1

  格瑞回到家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面对一片黑暗。他离开时连门厅的灯都不曾留下,实则是没有料到自己会晚归,但自从家里搬来另一个人之后,黑暗和寂寞这两种东西似乎都离他远去了。一个人的家里没有声响对他来说并不算是种坏事,格瑞对于安静的环境总有种莫名的好感,或许是因为自己不安分的恋人能够随时随地制造出一连串响声,连带着他也习惯了给手忙脚乱造出的乱子善后。偶尔过分了些想要板起脸认真说两句,所有的不满却总被金的笑颜迅速融化,连带着整颗心也滚烫起来。

  金的到来使原先空空荡荡的公寓里增添了许多烟火气,这个金发的身影将格瑞和他的家填充得满满当当,单是声音就足够充实了。金喜欢“啪嗒啪嗒”地踩着拖鞋在家里蹦蹦跳跳,还会伴随着几声“糟糕啊忘记关火了”或是“格瑞把杯子放哪里啦”,谅是性情较冷淡的他也禁不住勾起嘴角,摇摇头站起身帮小家伙关火或者一起找东西。金是个总能让他破例的人,不知不觉格瑞的生活习惯也就随之改变了不少。直到每次经过甜品店都能想到带一块蛋糕回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生活早就被金占据了一大半,不觉得拥挤,只是达到饱和了,再分不出心给别的什么人。不管是陪恋人一起吃甜食还是别的什么,这样的改变格瑞也甘之如饴。

  即使已经同居一个多月,格瑞每每看见家里亮起的暖黄色灯光还是会感到满足,像是迷途的船只终于循着亮光找到了一座灯塔,带来令人安心的力量。就像今天——尽管回家路上已经看不见几个行人了,属于他的那座灯塔还是安静地亮着。格瑞掏出钥匙开门后就立刻听见拖鞋踏在地上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于是他没有急着换鞋,而是迎着扑过来的金张开双臂,把身上带有沐浴露清香的少年拢到怀里亲了一口。

  “欢迎回来!”


2

  其实格瑞在推门之前就已经把一切都勾勒好了,在屋子里有最喜欢的人,会在他扭转钥匙推开门扉回家那一刻放下手里的事情带着满身欢愉与明媚笑意扑到自己怀里说声欢迎回家,而自己应该顺理成章地接住他,回以拥抱和轻吻,这里就是格瑞最喜欢的地方,能真真正正称之为家的所在。

  他曾经,非常喜欢这里。这里有他快乐的悲伤的混杂在一起又满溢思念的所有情绪,这一切都因为金而起,如今也因为金而灭。会扑到他怀里笑语盈盈欢迎他到家的金发少年不存在,明亮温柔的摇曳灯光不存在,甚至连一星半点能证明金存在过的痕迹都已然被尽数抹消。

  他总是会毫无征兆地想起金,就像今天这样,直到他终于回过神来才惊觉这次推门也不会有人前来迎接了,方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场错觉而已。格瑞很轻地关上门,就好像金仍在时那样。这些事这样的变化都发生在潜移默化间,格瑞曾经以为自己不会那样的,不会在乎一个人在乎到开始试着去改变自己的,可金又实在太过特别。

  多多少少在金离开格瑞的这一年里有人清楚地对他说过,我总觉得你变了。例如凯莉,例如紫堂幻。但也有人会陪他聊点别的,路边的花开了啊,庭院里的苹果树又长高了之类的,但格瑞永远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

  已经没有人再向他提起金了。

  曾经有人向他提出过一个可能性,如果一切重来的话?

  ——在最初,一切开始的时候,你还会握住他伸出的手吗?

  我不会。他知道自己的回答,清楚得很。后来这个问题,也再也没有人向他提出过了。

  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就好。把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想念横断在两人之间,佐以几年份无望的爱,总有一天这份微弱的,劣势的感情也会被彻底抹消掉随风流逝的。

  就像是金,最后留给他那朵金色的小花一样。


3

  属于格瑞的那座灯塔随时间推移在他的心中愈发暗淡无光,但每当它即将熄灭之时,总会有一股力量在冥冥之中拉扯着他,将微弱的烛火重新点亮。他知道自己还是放不下的。那朵金色的柔嫩小花被他晒干,夹在厚重的参考文献里压平,找街边打印店将它密封了起来挂了穗子,当作是一枚小小的书签。格瑞还不舍得用它,只是将它摆在那个上了锁的抽屉里,连带着跟金有关的一切小玩意儿。几个啤酒瓶瓶盖是他们成人后头一次开啤酒留下的;那只钢笔是他最后一次跟金一起过的生日时得到的礼物;还有金以前落在他这里的暑假作业本,后来老师没有检查,格瑞也就有了个将它保存起来的理由。

  格瑞几乎每天都会打开那个抽屉看看里面的东西。这份感情虽被一把陈旧的锁封存在了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但终有一天还会重见光明——就像凯莉说的那样,迷途的旅人终会归家。他上了大学又毕业工作,身边的人来了又去,却还是停留在曾经属于他们俩的那个小家里,期盼有一天在回家时能看见亮起的灯光。格瑞总没来由地觉得这样的等待是有理由的,他对于金的了解太过透彻,几乎能够盲目地相信着自己的直觉。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他不知道自己抬头看见家里的亮光时脸上摆着的是什么样的表情,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格瑞站在电梯前按了好几下按钮,在看到显示屏上的“10”时急躁地抓了一把头发,难得显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要不是家里住在7楼,他几乎已经想从楼梯冲上去了。

  格瑞按下门铃的时候手脚已经不听使唤地开始颤抖,有他家钥匙的人只有一个,而这个答案在他看着电梯数字上升时愈发清晰,在他的心里叩响出震撼人心的回音。是金。一定是金。他不敢想象如果开门时看见的是另一张面庞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因此他按下了门铃,而不是掏出钥匙开门——他的手实在太不稳,已经没有做出其他什么动作的余地了。

  门没过多久就应声而开,格瑞几乎是迫切地向前迈了一步看过去——

  他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金的个子几乎没变,他将大半张脸藏在格瑞的肩窝里,把滚烫的眼泪也埋了进去。

  就像是最美的那个梦里描摹出的场景一般,他听见金带着哭腔的声音:

  “欢迎回家。”

  格瑞的灯塔再次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END——



最后放一下我和搜想说的话【



评论
热度(30)
  1. 谙银笙马里亚纳海沟 转载了此文字
    转过来存个档【bushi 好久没写瑞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