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万圣节想找暗恋对象要糖该怎么操作

小可爱们万圣节快乐!前几天还说懒得写万圣节贺,今天就按国内时间发了……脑洞简直挡不住啊2333

暗搓搓说我明天要穿格院的巫师袍、带小天的魔杖去学校搞事情了!希望有糖吃【

没法远程投喂糖果,就送大家一份小甜饼吧。

ooc预警。



  万圣节在学校里收到糖的惊喜劲还没过,黄少天吃完饭含着薄荷糖翻书包,总觉得还有什么大事没完成似的。他在这种时候总要想到喻文州,早先就听说了对方家长这两天不在,又加上是节日,心思难免要活络些。以他的性格追人本不是什么难事,但一遇上喻文州往往先自己乱了阵脚,原先至交好友的模式都差点忘了该怎么维持。单恋实在是苦逼啊。

  说实话,喻文州看着怎么都不像是对自己没意思的样子,一口一个“少天”叫得熟稔,每每听见带几分笑意的声音,一股酥痒感就顺着黄少天的脊椎爬上来,脸上也禁不住要挂起笑容。平时有什么亲密动作喻文州也从没抗拒过,可没见过他跟另外一个谁有这么亲热!女生就更不要说了,明里暗里来追求过的人能挤满半走廊,喻文州这种时候倒是分得清楚,拒绝得温和又不留一丝余地,要是见女孩子落泪再哄两句,既不毁了情谊也不再给什么遐想的空间,落得个一清二白的名声,没见有告白完的再来纠缠过。

  黄少天从来就不在他的那条底线外。手牵得自然,拥抱也成惯例,黄少天甚至怀疑要是哪天吻面颊他也不会在意,说到底还是自己怂,怕逾矩连朋友都做不成。郑轩听了分析啜着他请的星冰乐轻描淡写,这么几年来就见喻文州对你最好,要是这都成不了简直要怀疑他性/冷/淡。方锐也是个会来事的主,神神秘秘跟他说喻文州不知在哪儿透露过有喜欢的人,而且按情况推测八成就是黄少天自己,否则他还对谁笑过那么多次!这话黄少天听了当然高兴,不过猜测总归是猜测,还有那二成的变数在。

  万圣节的要糖活动从来就不包括他自己,往年偶尔有几个邻居家的小孩子来敲门,抬头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的样子连黄少天都抵抗不住,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糖果都搜罗来给他们。这次他倒是想出个大胆的点子,要是去喻文州家要糖——

  毕竟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这个想法一出,黄少天立刻坐不住了。他窜到镜子前好好打理了乱糟糟的头发,揣着手机就冲了出去。喻文州家离他租的房子并不算远,徒步走个十几分钟也就到了,跑过去只会更快。然而,当黄少天站在门口时,却犹豫了好久也没敢按下门铃。万一他不在怎么办?如果还在吃饭的话,会不会太打扰他?一向速战速决的机会主义者这会儿也没了主意,想想来都来了,还是一咬牙按下按钮,又狠狠呼吸了几口十月底的冷风给自己点底气。

  事实上喻文州也是刚吃完饭不久,他把最后一个碗放进洗碗机后恰好听见了门铃声,没有伴随着小孩子奶声奶气的“Trick or treat”还让他有些意外,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

  他的暗恋对象就站在门外,眼睛亮得像是星辰。

  惊喜来得太快,差点把喻文州砸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他头一次这么手忙脚乱,一把拉开鞋柜找出一双明黄色拖鞋,又对着镜子管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才恢复平日里处变不惊的样子,上前拉开门道声万圣节快乐。

  “文州你也快乐!我来你们街区要糖了,虽然我年纪大了点你也不准嫌弃,就说给不给吧!”直白得有点可爱。喻文州在这短短几秒钟内就把缘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也没有揭穿他明明是来要糖却没拿篮子这个事实。他只是把门又拉开了些,邀请鼻子被冻得微红的人进来。“大冷天的也不知道穿个厚点的外套再来。”喻文州笑笑把门在他背后关上,回身从桌上找了个暖手宝递过去。黄少天脑子乱成一团麻,反而觉得自己不像是来要糖的,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你留我进来要干什么”,幸好接过了那个温暖的小布包,让他能一边搓手一边掩饰一下自己的紧张。

  “文州。”他抖着声音——不知是被冻狠了还是掺杂着其他什么情绪——开口,喻文州没应,专心致志地剥开酒心巧克力的糖纸,只说“张嘴”,就把酒香混合着甜味送进黄少天嘴里。这个动作未免亲密了些,嚼着巧克力的人瞬间更紧张起来,但他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扯着他的领子,难得有些侵略性地探头过来吻住他。也许是酒精使然,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晕晕乎乎的感觉里了,这样也不错,至少听不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他被按在墙上继续吻到几近缺氧时这么想着,暖手宝早就被随意地往地上一丢,至少喻文州是没打算轻易放过他,要不是手冷,早就往黄少天衣服里探进去了。

  “所以其实是来把自己送给我的?”喻文州搂着他给了点喘气的时间,头一次接吻紧张到不会换气的人立马否认。“我明明……咳……明明只是来找你要糖而已!谁知道你上来直接耍/流/氓的!哪有这种人!之前简直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鱼!”

  “至少我耍/流/氓之前先给了你暖手宝。”吃完豆腐的喻文州抱着心上人心满意足。

  黄少天如愿以偿了心情也挺好,哼了一声没再跟他计较,想想又继续啃上去,先亲个够本再说。

——END——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