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如何饲养一只话多的小豹子. 上

上次跟搜聊天说到猫车,我一盘算,豹子姑且算是猫科吧……结果就写了喻黄。预计三发完结……?现在的一切都是为车铺垫没错【

我经常性准备大型考试,会很忙,更新随缘,想追就戳下方单独tag吧,笔芯。

ooc预警。小豹子少天预警,因为是幼体,性格相对之前写过的少年天会改变不少,可能需要适当心理准备。

最后疯狂亲我家天天:小豹子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是在一棵树下遇到黄少天的。小小一只豹子缩成一团,湿淋淋地发着抖,抬头看见他的到来又张牙舞爪起来,粉嫩的小舌还不自觉地舔了舔虎牙,不像豹子反而像只奶猫。他心下觉得有些好笑,还是蹲下露出个友善的微笑,向小家伙伸出一只手来。这一带能够化形的野兽并不少见,不过大多是年龄较大的,他也不确定眼前这只小豹子听不听得懂人话,于是试探性地抛出个疑问:“要先跟我回家吗?”

  谁知眼前看似安静的小豹子一眨眼便连珠炮似的说起话来:“等一下等一下,这位人类我还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少天,嘶——”他说得太快似乎牵扯到了伤口,有些不适地扭动了一下身体,露出腹部一道血淋淋的划痕。“没事没事,刚才跟一个家伙打架被抓了一道,我待会舔舔就好了。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喻文州。介意我把你抱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吗?光是用唾液可不够。”他的那只手还平举在两人中间,这会儿开始酸麻起来,于是下意识往回收了收,人又向前凑近了些,刚好看见小豹子抬起头来。听见“处理”二字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从侧卧的姿势站起身来:“你有药?那好啊!先说好了你不准伤害我,你要是敢动我……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爪子有多锋利!上完药擦完身子我就走!”

  这会儿蹲在他面前的人类憋不住笑出了声,小豹子的毛立刻炸了起来,眼睛也瞪大了些。“有什么好笑的?文州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行行。”才这么一会儿就叫起了名字,不知该说眼前的小家伙是不是警惕性太低了些?看样子他还没有成年,估计可以先养着……喻文州心里打起了算盘,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伸手把黄少天小心地抱起来。小豹子毛的手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一些,尽管湿漉漉的毛一丛一丛黏了起来,还是一点也不扎手。当然,擦干之后一定摸起来更加舒服些。他返身向自家的方向走去,想来采药的计划也是泡汤了,不过捡到一只豹子幼崽也不算亏吧?

/

  回到家后,喻文州给黄少天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想把小豹子抱去浴室,却遭到了强烈的反抗。一看见浴缸黄少天立刻要从怀抱里挣脱出来,即使喻文州有点心理准备,也好不容易才按住他放进了水里。这下小豹子被气得要吹胡子瞪眼了,泄愤般抖了正在调水温的人一身水花,嘴里也嘟囔着些什么“喻文州太坏了居然把我直接按到水里还有没有人性了啊”之类。一旁湿透了的人看着他好笑,方才想起猫科动物多少都有点怕水,便俯下身去揉了揉小豹子的脑袋,试完水温就拿起了莲蓬头。

  即使水很温暖,即使喻文州的动作足够温柔,黄少天被擦干毛裹了浴巾放到床上后依旧萎靡不振。水这种液体实在太可怕了……他咬着爪子心有余悸,喻文州不知拿什么东西去了,只留他单独在卧室里,眼珠打着转儿观察周边的一切。这个家被收拾得十分整洁,床单和被子上都有一股洗衣液的清香,恰到好处的舒适感令人安心。墙上只挂了几张素色框的风景照,除了中间位置的一张好友集体合影外再无半分人影,因此对方的家庭背景也就不得而知了。黄少天很快就在合影里找到了喻文州的身影,他还想凑近了仔细看看,刚抖开毛巾跳下床就立刻被提溜着脖子拎了回来。

  靠,怎么回事!他有些费力地扬起头,正好跟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了个正着,立马灰溜溜地被放回床上。“哎哎哎怎么还不让我下床了啊,澡都洗完了你还能限制我行动不成,再说我的爪子又不脏——”他气鼓鼓地别过头去,却刚好瞅见对方手边的吹风机,一瞬间瞪大了眼睛要逃。“我宁死不从——你别想吹我的毛!要炸起来的!——喻文州!!!”接下来的声音全变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惨叫,小豹子在强劲的风力中抖抖索索得像只筛糠,浑身的毛果真炸开了,显得体型跟河豚并无二致。事实上黄少天被暖风吹得确实还算舒服,喻文州再给他揉揉毛,抗议声顿时小了下去。

  说实话,他这么想着,喻文州这人确实也不算太坏,姑且让他先吹着吧。

——TBC——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