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We Are Young

写了点脑补的校园片段,没有逻辑没有剧情,只有ooc【

有一些不伦不类的描述和用词,给我的语文水平点个蜡,毕竟——好几年没学啦。

少天戏份比较多,就没打鱼鱼的单人tag。设定其实是交往后,不过也不太看得出来。

头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果然还是有点驾驭不了……文名是以最爱的英文歌之一起的,每次听都立刻能回想起以前那段黑历史时光……不过还是很怀念。那个考试运气很好的就是我自己了x 仅限大考,小考不作数的【也已经很有用了好伐!

/9:00PM:改了一下个别用词。

/9:40PM:加了一小段intro.



  黄少天身上是颇有几分散漫气息的。他校服外套惯是要捋到手肘,露出小麦色的小臂来,打篮球时肌肉绷紧了颇有点力量美,弹跳起来用手臂将球送进篮筐里,少不了听见女孩子的喝彩声。天冷了也改不了卷袖子的习惯,喻文州见了免不了要皱眉,上前将袖口小心翼翼地拉下来,怕自己的手冻到了黄少天。这时候手臂的主人就格外乖巧一些,杵在原地不动了,眉眼低垂着把亮得能灼人的眼神收回去。喻文州的双手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黄少天不止一次因此抱怨过他该多添点衣物,事实上或许还是他亲自暖手管用些,至少能让对方露出微笑来。

  以记忆见长的少年天赋异禀,因而尤其唾弃死记硬背,发到单词书了连划词都懒得,随意翻开封面几笔写完名字就算了事。有趣的是每次抽查他的成绩都名列前茅,不少同学对此颇有微词。当然,黄少天还是那个毫不在乎别人看法的黄少天,他在意的只有喻文州。

  每到考试前夕他们总整天整天地待在一起,冬天二人宿舍里没有暖气,只穿了睡衣的少年们就挤在一个被窝里复习。喻文州占了靠墙的位置,就方便他把黄少天搂在怀里当个小暖炉,围巾在他们俩的脖子上缠了好几圈。热水袋是违禁物品,大约是怕烫伤的缘故,但电热毯不知为何还是允许的,被窝里就成了最暖和的地方。熄灯后宿管并不进屋检查,黄少天便赖在那张床上不肯走了,拿“再开一张电热毯浪费电”为由,明目张胆地霸占喻文州身边的位置。

  他的室友哪会不愿意呢?

  黄少天在考试上的运气向来好到不可思议,几乎每场考试他自己估分都要低于最终结果,喻文州笑称这是太过谦虚的结果,事实上他也清楚黄少天绝不是会妄自菲薄的类型。他自己的成绩相较而言更加均衡稳定,估分也是十拿九稳,不像黄少天,有时个别科目比其他高出一大截。太过偏科的同学是要被叫到办公室谈心的,无非就是什么“是不是对老师有什么意见啊”之类,大部分人对此嗤之以鼻,这其中当然也有黄少天。“考不好就考不好了呗,还能跟老师有什么关系?要是有人真点了头,我还不信老师会接受呢——”是他发表的意见。至于喻文州,他是从不会被叫去谈话的。

  放假前大家都要依依惜别好一阵,黄少天也不例外。他每年都要拽着喻文州的手腕浮夸地嚎叫一通,把他们两家只隔了一条街的事实远远抛在脑后,不过被拽住的人也很乐见其成,刚好可以揉揉他的脑袋说下周见。这是唯一一个能摸黄少天头的机会了,自从对方的身高停滞在176之后,每次体检对于喻文州来说都是被垃圾话淹没的过程。黄少天护着自己的脑袋再不让别人摸,连喻文州也不许,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还能长高。至于真实情况,还是另当别论了。

  总而言之,每次长假前必定会有这样一番光景——

  拉着行李箱潇洒迈着大步的黄少天走在前头,喻文州和跟他同款的深蓝行李箱落后两三步远。

——END——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