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Gold组】时差

我专注发糖一百年……!赶死线写完的,主题是【时间】,我非常辣鸡【。

呃……时差也算吧……

就酱,放个ooc预警。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Side A

  无论早上第一节有没有课,格瑞都有早起的习惯。他掀开被窝坐起身时天尚未亮透彻,窗外起了一层朦胧的雾,些许阳光透过百叶窗缝照射进来。他的手机彻夜未关,这也是出国做交换生后的一个改变。自从上次金因为急事在半夜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未接后,他睡觉时就再也没有关过手机。格瑞的发小兼男友总自带“不让人省心”的技能,如果放着他不管,多半要闹出什么事来。

  这会儿他起床后看了眼手机,没见到未接来电才微微放下心来。打开微信的一瞬间倒是立刻被消息提示淹没了,格瑞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地点开进去,果然大部分都是金的消息,其中还夹杂着两三条长久没见到的公众号推送。他先拉黑了那几条漏网之鱼,才点开头像跟自己拼凑成情头的联系人页面,备注也只有一个字,“金”,简简单单。

  “诶我跟你说,今天上课的内容我全听懂了!超级开心!”

  “啊对,格瑞你好像还没这么早起床……”

  “呃啊啊啊看不到你回复果然还是好不习惯!”

  “总之我过得很好!就是又有点想你了……还有好多好多天你才回来啊!”

  “我算了一下,好像还剩237天!没关系的,一年过得可快了!!!”

  “我这边已经在洗漱了,格瑞你看见记得回消息哦!”

  格瑞一条条拉下去,最后点开的是对话框,默认模式的中文输入法立刻跳了出来。穿戴整齐的他坐在床沿思考了几秒,回复道:“我起床了。”

  没过几秒钟,“金”的字眼就被“Typing…”覆盖了,一个白色的气泡立刻冒了出来:“哇捕捉到活的格瑞!早上好呀!”

  “早。”

  “你那里是早上八点吧?国内已经晚上11点啦!”

  “嗯,我知道。快去睡吧。”

  格瑞发了这条消息后许久没见到“输入中”的字样,他于是把手机放在床头,给被子翻了个面,简单地折叠了一下。做完这些手机已经自动锁屏了,当然这并不妨碍金的消息鲜活地跳出来——

  “好的!格瑞晚安!”

  “晚安。”


Side B

  金叼着牙刷把手机拎起来看了又看,确定还没等到格瑞的消息后垂头丧气地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吐掉嘴里的薄荷味泡沫。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刷着牙一边在脑海里计算太平洋时区现在应该是几点,头上几缕金发耷拉了下来。镜子里的少年抬头迎上自己的眼神,手上揉搓着牙刷毛叹了口气。一年太长啦……格瑞还要两百多天才能回来,他们俩的时差实在是个大麻烦。虽然格瑞起得一向很早,但每次金也要等到睡前才能收到回复的消息——恋人不让他熬夜,往往是回了没两句话就要催着金睡觉了。而等到金再起床之后,格瑞那里已经是傍晚,有时候赶上饭点还要再等不少时间。金要是下午分享了什么趣事,等上好几个小时才能收到回复。  

  拿起毛巾的时候金又忍不住看了眼手机,锁屏上是两人的合照,他对着镜头笑得没心没肺,和一旁格瑞的面无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即使金对格瑞每天回复的时间有个大致概念,也不妨碍他每五分钟查看一次消息,只是直到他洗漱完毕坐在床上擦着头发——格瑞帮他养成了这个好习惯——也没有收到回复。金唉声叹气着把自己裹进被窝里,却不料手机屏幕就在此刻亮起。他的眼睛立刻也亮了起来。

  跟格瑞说过晚安才能好好入睡呢。

——END——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