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咳嗽时正确的道歉方式

给世界第一可爱的阿音 @意慕沧澜 的生贺,虽然说了不用点梗但还是忍不住写了一篇,正好把这个一年前就想好的梗写出来了……【

好久没写瓶邪惹先来个OOC预警。西语老师x学生,已交往设定,背景基本参照自己。

最后表白阿音呜呜呜呜呜我要向全世界安利这个作者!!!你们快去看她的文啊我不知道怎么夸了反正看完你们就知道她有多好惹!!!亲爱的生日快乐哇!给小心心(*´∀`)~♥


  “桌上只留下笔。”张起灵捏着一小叠试卷环视了教室一圈,目光在巡回到吴邪身上时停留了一会儿,对方看见他的眼神顿时笑开了,从文具盒里捉出两支黑色的无印水笔放在桌前约三分之二处的地方,低头去放铅笔袋。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绷紧的面部表情也略柔和了一些。“¿Señor Zhang? (张先生?)” 前排的一个女生有些怯怯地举起手来,眼神匆匆与张起灵交汇时就像是受了惊似的躲开去,只听见她有些微微发抖的声音:“水杯可以放桌上吗?”

  “可以。”得到首肯的女孩握着水杯向身后的好友露出一个微笑,只见后排的女生也“吃吃”地笑了起来。张起灵没有在意,他清点了一下人数就把试卷按列发下去,只有一面翻译题。他的考试向来不简单,因此班级进度也比别的班快上不少,当然也有他本身少言寡语的原因。就像现在,在平行班还在学习动词变形的时候,他们已经考起了简单句的翻译。他的学生起先颇有微词,但后来在每次年级期中期末统考时遥遥领先的班级平均分让所有抱怨都烟消云散,他们对于这个年轻老师的态度只剩下尊敬和佩服。当然,出众的外貌也让张起灵在女生中非常受欢迎,为了一睹其尊荣而央求辅导员换课的也大有人在。

  这只是一场十几分钟的课堂测验,复习又显次要,学生们奋笔疾书时几乎都不用太过思考。吴邪起先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班级的,看见前几题他就能条件反射般地回答,还有空在写完三分之一时抬头朝老师眨下眼。黑色的水笔墨迹不留神划开一道,有些洁癖的他眉头微微皱起,拿了修正带遮盖起来,心头不太好的预感在看到下一题时立刻应验。“对不起”该是怎么翻译的?吴邪瞬间有些晃神,太常用的短句除了死记硬背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而他偏偏就想不起这一句。咬着笔杆使劲从记忆深处搜索了半分钟,他还是放弃了无用功,先做起下面的题目来。

  他接下来的题目都写得飞快,幸而没再遇到什么障碍,吴邪很快就回到了让他抓耳挠腮的“对不起”上。这会儿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考前没仔细复习了——笔记里分明是写过的,他甚至都能想起是哪天的哪页……怎么就忘记了内容呢?他们的教室从来不贴以前的学生做的各种西语海报,张起灵本人的习惯一向是装饰越简洁越好,以至于现在他连想找找答案都做不到。

  张起灵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面,起身在教室里巡视起来。他经过学生的身边总有停顿下来检查姓名的习惯,毕竟粗心到连名字的忘记写的并不是个例,每次都能让他的cs学生*——也就是吴邪——抓耳挠腮半天。这会儿走到吴邪身边时他还在托着腮思考先前那道题,皱着眉头的样子着实有些可爱。张起灵状若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题目,若有所思般继续往下一位学生的方向走了过去。

  吴邪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左右,他几乎打算要放弃这道题了,有些垂头丧气地往椅背靠去,把笔留在桌上转了个圈。张起灵正走到最后一列学生旁的那条过道,却突然抿了唇别过头去,抬手遮掩住两声咳嗽。他返身快步走回讲台边拿起水杯喝了一小口,吴邪正有些担心地看过去,却听见对方低声道了歉。

  “Lo siento.”他这么说道。

  吴邪猛地回过神来抬头看去,张起灵没有直接回应他的眼神,他却能感受到对方传达来的愉悦感。于是这位学生嘴角也勾起一个笑,提笔迅速写下了答案。

——END——


*cs学生 = 帮老师做事的学生,community service是高二以后可以选的一门课,大概就是帮忙批卷子统计出勤率之类的……好像也能拿学分。


Note:我这里故意用了Lo siento而不是Disculpe,事实上这种情境下用后者更为恰当,但我选前者是为了显示老张有意告诉大邪正确答案。呃我的西语很烂不太确定……我的理解大概就是Lo siento = I'm sorry | Disculpe = Excuse me这个感觉?啊反正就是个非常小的细节设定……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