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银笙

渣写手/舞见/长笛er/手写狂魔一只,弧特别长的时差党。这个是产粮号,其他闲杂请戳 @Lis.谙银笙,英语相关请戳 @笙是咸鱼笙,或者点主页带的链接。
圈:HP/盗笔/K/全职/凹凸
产出的CP:鹿犬/瓶邪/伏八/喻黄/高乔/瑞金
最近主【喻黄】!!!
=重度洁癖!以上均不逆不拆=
=除亲友外谢绝转载=

道不同不相为谋。
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呀♥

©谙银笙
Powered by LOFTER

【蓝雨中心向】当蓝雨开始玩SpaceTeam

  脑洞来自最近跟室友们玩的一个游戏app SpaceTeam. 人越多越难,像两个人就能互相看屏幕了hhhhhh 这个好像没有中文版的,而且大部分词都很难翻译,所以我就留着它们的英文了【托腮

  蓝雨中心向无CP,私心可能会有一点点喻黄滤镜,如果忽略的话也完全没什么问题。只打了出现较多的喻黄卢三个角色tag,如果觉得占tag了的话先致歉orz

  我大蓝雨真的太好了【泣不成声

⬇️

  夏休期即将结束时,一个叫SpaceTeam的游戏突然在职业选手中火了起来。起先不知谁在群里分享了一个下载链接,在小部分人好奇地点进去试玩几次之后,其他人也立刻前仆后继地跳进了坑里。这个游戏必须要多人参加,正好又是大部分选手回到战队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甚至在各职业群里掀起了一波晒等级的热潮。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对手速和默契有很高要求的游戏并没有太大难度,不过一群好友围成一圈捧着手机手忙脚乱——当然是到了稍高些的等级时——确实是挺有意思的消遣。

  蓝雨最先入坑的是卢瀚文。尚未成年的小剑客对于各种新奇事物都有很大兴趣,何况各战队新生代们——对于他来说,微草尤其——在他们的小群里晒出的等级截图实在是勾起了他的好胜心,早早在手机里下载好了app,一回到战队就拽着蓝雨众人卖起了安利。

  正巧黄少天最近也对这个游戏感兴趣,之前已经拽着喻文州试了好几次。虽然蓝雨队长的手速在职业圈里是人尽皆知的短板,但比起普通人仍是要厉害许多,对于这个游戏来说显然绰绰有余了。况且,两人模式实在谈不上有什么难度,剑与诅咒的默契让他们一路打到了两位数的关卡,最后常常是他俩主动退出。而加上战队的各位后难度系数显然就要翻上好几番,光是正选就差点达到8人的上限,对于语速手速和默契的要求定会更高。

  其他几位或多或少也听说过这个游戏的队员就这么被大小剑客连蒙带骗地拽进了坑里,当然,这其中也有他们队长或多或少的推波助澜。闲话暂且不表,众人已经在休息室的沙发椅子上围成了一圈,进了游戏房间只等开始。

  “哎等等啊队长黄少,”宋晓举手提出疑问,“你们这些玩过的人有没有什么经验传授一下?”

  黄少天胡乱摆了摆手,还未等喻文州说什么就按下了自己手机上的绿色按钮。“不存在的不存在的,以咱们的手速和默契程度,这种小游戏根本是小菜一碟嘛……哎哎哎愣着干嘛,都按那个按钮啊!”他低头看了一眼app界面,又嚷嚷开了:“那个黄色的爆炸头谁啊,啊小卢不是我说你,你给大家安利了半天,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玩吗?是按住不动,不是戳戳戳啊!”

  “好啦少天。”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要开始了。我们先玩一局试试看,我原先也只跟少天玩过双人的,实践一下再找找经验吧。”

  “好!”

  “听队长的!”

  “没问题!”

  前几关几乎是秒过,虽然没玩过的几位多少手忙脚乱了一会儿,但毕竟这比起荣耀的操作来说实在太过简单了,没有什么特殊设定的关卡根本不足为虑。到了第四关的时候,稀奇古怪的设定才姗姗来迟,屏幕上明确的“Troubles Ahead”让新手均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啊?”

  “麻烦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黄少天刚要开始讲解,声音就被其他人的懵逼疑问给淹没了:

  “妈呀这屏幕上绿不啦叽的是什么东西?”郑轩脱口而出的就是压力山大。蓝雨队长适时做出了解释,“擦一下就好了,大概是——”

  这回打断他的是卢瀚文:“什么什么fork开起来,快点快点!啊啊啊我的控制面板在晃!怎么办!!!”

  “小卢/瀚文别慌,”异口同声的正副队条件反射般对视了一眼,黄少天马上接过话头:“你把在晃的那些拽回去!这个什么……Airbucket关掉!”

  “看我把它拽——啊啊啊!陨石来了快点晃手机!”

  大家都抓着手机猛摇了一通,李远看着自己的屏幕目瞪口呆,“小卢你说fork我们怎么知道是啥啊!我面板上就有俩带叉字的!”

  “冷静啊!”郑轩开口道,语气却不像他平日里那样慵懒,“快点!”

  “你这自我矛盾有点——哎哟我去倒计时要结束了!谁的Airbucket快关啊!!!”上一秒还在纠正队友语病的剑圣大大下一秒就激动得差点站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啊,前面那个单词我不会读!!!”卢瀚文坚持要为自己正名,却立刻看见了自己屏幕上倒计时结束的红色,顿时急得都要语无伦次。“怎么回事我……我错了啊这扣分吗!”

  “扣啊小卢!!!”这回又是黄少天,他正把两个晃到摇摇欲坠的面板安回去。郑轩三两下抹开屏幕上的绿色污渍,攥着手机提高了声音:“我说的冷静是指操作!冷静在谁那儿?”

  “我点了,”喻文州举起了手,“Voltsock开到3。”一旁徐景熙刚要提醒大家虫洞要翻转手机,就与其他人同时发现了屏幕上的一片血红。他懵逼地拎着手机问黄少天:“这算是……通关吗?”

  他们的副队长丢开手机痛苦地捂住了脸,并不想道出已经团灭了这个事实。

  “队长,我现在总算是相信人多确实有难度了。”他这么对喻文州说道。


  蓝雨的战术大师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看过来:“我们刚才太乱了,可能要排一下顺序,大家轮流说指令,要不然都听不清楚。就从我开始吧,往顺时针方向走,下一个是少天。”喻文州想想又补充道,“如果是给自己的指令跳过就好了,虫洞和陨石优先。”

  卢瀚文第一个跳了起来,甚至大爆手速抢在黄少天之前开了房间,大声把密码报了出来。“我们再来一次!”

  “来吧来吧!不就是个游戏吗!我们蓝雨战无不胜!”刚要站起身发表一番长篇大论的副队长被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按了回去,他只好鼓着腮帮子戳起了绿色按钮。“快点快点——现在怎么才四个人,哪几个退出去了快点进来啊!等等——”

  “我一不小心点了出去……怎么回事?”

  “第八个人哪里来的?”

  “怎么现在九个了?”

  “我刚刚进……”

  几位在房间里的纷纷按下按钮以示清白,互相凑过去看对方的手机屏幕。确认了自己人都在后,这多出来的两个人就成了众人集火的对象:“这不是我们开的房间吗?哪里来的第八第九个人???”

  “呃,关于这个……”喻文州开口道,“我不觉得1111是什么常见密码,真的。”

  满室沉默。


  重新开了房间之后他们才终于进入了第二局游戏,有了顺序之后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起来,直到进入“显示系统损坏”的关卡,开屏看见的诡异画风又让没有玩过的几人目瞪口呆了一回。

  “躺着的人开到1。”喻文州已经开始了一轮循环,黄少天跳过后,接下来的大家集体陷入了不知所云状态。

  “打开这个绳子……啊不,是蛇!蛇!”卢瀚文清亮的声音。

  下一个是郑轩,“靠这什么……三个人站在DNA上!”

  “你还没说要干嘛!”接到指令的李远打断了他。

  “不就打开吗,你话怎么这么多,哎下一个!”

  “哇我话再多也不如黄少啊……哎我错了别打!疼疼疼!”召唤师捂着脑袋缩到一边,把指令给忘得一干二净,还是靠队长提醒了一下才想起来。不过这么一折腾,原先定好的顺序立刻就被抛到天边去了,屏幕上纷纷亮起的闪电和火花让每个人都自顾不暇。

  “呃……魔方关掉!”

  “陨石来了——快摇啊!!!”

  “怎么还没好,谁没摇手机啊?景熙你在干啥?”

  “你们要失去唯一的奶妈了啊,我已经错过三个指令了!”

  “喂一个两个的有指令就快说啊,你们都在搞什么事情!说你呢阿晓!虫洞来了快把手机转过来!”

  “黄少你闭嘴吧我哪敢搞肖队啊!下楼梯这个开到最大!”

  “你眼神还好吗我的晓?这明明是电梯啊?”

  “靠李远就你事多,自动扶梯,自动扶梯行了吧?”

  “搞什么飞机啊,这样下去我也要死了!说点正经的行不!”

  “笙开起来。停一下停一下,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顺序吗?”喻文州赶在事态往混乱方向发展时及时阻止了众人的吵吵嚷嚷,可惜太晚了些,手机又传来碰撞的声响,屏幕也亮起了一大片红光,休息室顿时又是哀鸿遍野。

  不知是谁又提议继续一局,于是蓝雨众人在终于成功打到十五级后,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END——


诶好像烂尾了【托腮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这篇结尾了2333 说实话这个游戏亲身实践比较有意思,刚开始玩的时候会笑死。

文中的设密码为1111结果房间进了一堆陌生人的就是我们哈哈哈哈哈哈,而且里面真的有一个笙的图案,我拿到过一次,然鹅不会用英文说……就跳过了【瘫

按顺序轮着来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我和室友们6个人的时候最高打到11关,按职业选手的手速这个应该很好过,但是我之所以写蓝雨老是挂,主要是他们思维太活络了哈哈哈哈哈一不小心就跑题?我大蓝雨队内关系特别好嘛,我就想着他们可能玩着玩着就聊起来了?结果gg了太多次,毕竟玩到后面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我试着带音乐玩了一局都有点吃力orz

这个游戏真的……我们几个玩的时候,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啊!一局其实也就七八分钟左右,但是嗨了之后完全注意不到时间!就这样!我把安利搁这儿啦,吃不吃各位随意【你说啥我听不见


评论
热度(22)